第17章 我不记得了

作品:《爱你无期限(乔若茗萧年生)只因当时太爱你

    我不记得了

    那时候,她脑海里一片空白,吓得连忙蹲在了花丛里。

    直到夜幕降临,她才起身。

    但车祸现场已经清理完毕,连马路上的血迹也被环卫工清洗掉了,她失神的在马路边站了好久。回家的时候,接到了萧家独女意外过世的噩耗。

    她曾经也后悔过,但事情已经过去了,她又能怎样?

    十年,让这件事在她心底逐渐变得模糊。

    直到昨天的车祸,她意识不清,看到囡囡临死前的模样不断在她面前变幻,她才开始害怕。她夜晚做梦,囡囡也会在梦里向她嚎哭索命。

    她慢慢回忆着,眼泪一滴滴落下来。

    滚烫的泪水落在萧年生的手臂上。

    床上的人手指一动,眼皮轻轻跳着,有转醒的趋势。

    林可欣连忙收了眼泪去喊医生:“快来人,年生哥醒了!”

    医生一窝蜂涌进来,果然看到萧年生睁着一双如墨般的眼睛,那双眼睛带着寒意,冷冷盯着坐在病床边的林可欣,他艰难的开口:“都出去,可欣留下。”

    杨芸柔声道:“年生,先让医生做完检查好吗?”

    “出去!”萧年生薄唇轻掀,语气里寒意十足。

    冯秀梅呵呵一笑:“哎呀,是我们可欣把年生唤醒的。人家小两口想说说贴心话,咱们还是先出去吧。医生不是说只要醒了就过了危险期嘛,走走走,等会再进来检查。”

    人很快就走光了,冯秀梅还十分贴心的带上了病房的门。

    林可欣弯腰握住萧年生的手:“年生哥,你醒了真好。”

    “是吗?”萧年生闭上眼,极力忍受刀口剧烈地痛,一字一句的开口,“车祸时,你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话?”林可欣是真的记不清了,那一句无意识的低喃,她根本就没记在心上。

    萧年生蓦地睁开眼,目光如炬:“你提到了囡囡。”

    林可欣的脸霎时变得苍白,她结结巴巴道:“是……是吗,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萧年生骤然抬起正在输液的手臂,一把捏住林可欣的手腕,“囡囡都死了十年了,你却突然提到她,我很想知道为什么。”

    这些天,林可欣本就被噩梦折磨的苦不堪言,又听萧年生咄咄逼人的质问,一下子就崩溃了,她捂着脸痛哭:“年生哥,我好不容易跟你订婚,偏偏遇到车祸,我不想死啊。我……我晕过去之前好像看到了囡囡,她要我下去陪她……不,我不要,我要活着陪年生哥,我不想死……”

    萧年生的脸色一寸寸变得阴寒。

    杨芸听到动静,连忙闯进来,看到痛哭的林可欣,一下子就急了:“又怎么了?”

    林可欣一头扑进杨芸的怀里:“伯母,囡囡要我去陪她,她说一个人在下面好孤单……”

    杨芸脸色一白,强笑道:“好好的提囡囡做什么?快别哭了,医生还要给年生做检查呢。”

    林可欣哽咽着往冯秀梅身上靠,扶着她慢慢回到病房。

    一进去,林可欣就锁住了病房,一脸焦急的拉着冯秀梅:“妈,怎么办,年生哥好像怀疑我了。他刚刚问我囡囡的事,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他是不是故意在试探我?”

    “急什么?”冯秀梅按住林可欣,“十年前他都没能查清楚的事,十年后他又怎么查?别自己吓自己,养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林可欣胡乱的点头,窝在病床上暗自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