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莫名的柔情

作品:《爱你无期限(乔若茗萧年生)只因当时太爱你

    莫名的柔情

    处理完公事,萧年生又来到梅邬小镇。

    韩阳刚出门,就遇到了在别墅门口徘徊的萧年生。

    “萧总,国际电影节应该挺忙的吧,您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到这里来?”韩阳话语里冷意十足,“如果你是来找若茗的,我劝你还是歇了这个心思,若茗她根本不想见你!”

    “她想不想见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当萧年生看到韩阳从这幢别墅里走出来,天知道他有多想杀了这个男人,他目光带着寒冰,直射向韩阳,意思很明显——就算他和乔若茗离婚了,乔若茗照样是他萧年生的女人!

    韩阳轻笑一声,指了指面前的房子:“这幢别墅,户主是韩阳,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萧年生的脸色立刻变的无比难看。

    “萧总,您还是赶紧离开这儿吧,最近别墅区来了许多偷拍的记者,赶都赶不走。”韩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笑着道,“这里的保安十分严苛,要是让人误会你是记者就不好了。”

    这时,玛丽开门出来晒孩子的衣服,一眼就看到韩阳站在院子里和陌生人说话,她定睛看了看,吓得连忙关门进屋,三步做两步跑到卧室:“乔女士,那个冒充安安爸爸的男人又来了,韩先生正在门口赶他走呢。”

    乔若茗猛地抬头,看向窗外,院子里种满了大叶花木,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安安好像心有所感,突然惊醒过来,在乔若茗怀里哇哇大哭。

    孩子的哭声穿透力极强,屋外的两个男人都听到了。

    安安的身体并没有恢复完全,每天都是由好几个护士和医生轮流看护,稍有不慎,极有可能需要再次送进儿童医院的保温箱。韩阳一听到孩子的哭声,心立刻揪起来,顾不得为难萧年生,抬起脚就往别墅走。

    萧年生跟着他,趁人不注意时,挤进了别墅。

    护士将小安安抱在怀里,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她的呼吸,随即笑道:“没事呢,宝宝只是想哭一哭让妈妈抱抱,找存在感呢。乔女士,您赶紧哄一哄,听到您的声音她就不会哭了。”

    乔若茗抱起安安,柔声细语的给她唱儿歌。

    儿歌悠扬,安安很快就止住了哭泣,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妈妈。

    萧年生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乔若茗斜躺在床上,怀里抱着一个小小的孩子。轻缓动听的儿歌从她略显苍白的嘴里飘出来,她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拍着孩子的背,室内一片静谧。

    一种莫名的柔情突然从萧年生的心口破土而出。

    “安安,来,韩叔叔抱抱。”韩阳走过去,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将孩子抱起来,学着乔若茗的样子给她唱歌轻拍。

    萧年生看着,觉得十分刺眼。

    明明他才是安安的爸爸,怎么那三个人看着像一家三口?

    “你这个骗子,你怎么进来的!”玛丽一回头,看到萧年生站在那儿,吓得连忙拿起扫帚把他往外赶,“赶紧滚,你这是私闯民宅知道吗?”

    乔若茗一抬眼,就看到站在房间门口的萧年生。

    他直直站着,任由玛丽的扫帚打在他身上,他目光如火,和乔若茗的视线在空中交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