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安安不见了

作品:《爱你无期限(乔若茗萧年生)只因当时太爱你

    安安不见了

    萧年生被赶走后,似乎就这么消失了。

    乔若茗只能从电视里得知他的近况。

    玛丽指着电视,眼中是浓浓的不解:“乔女士,你们中国人都长得差不多吗?为什么电视里的这个人长得这么像冒充安安爸爸的那个男人?”

    乔若茗抬头,看到萧年生站在聚光灯下,无数的话筒和摄像机对着他。

    他脸上是一贯的冷凝,薄唇轻掀,流利的美式英文从他嘴里倾泻而出:“萧氏影视的女演员林可欣被提名为这次好莱坞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她的演技得到广大中国人民的认可,我们欢迎她亮相,希望三天后她能在国际电影节上拿到最佳女主角奖。”

    接着,林可欣缓缓地走过来。她穿着一身黑色蕾丝的高领披风,将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此时正是初夏,她这样的打扮让现场记者忍不住睁大眼睛,抢先提问:“林小姐,您不热吗?

    “不好意思,我有些水土不服,感冒了。”林可欣开口,声音沙哑。

    黑色的披风下,林可欣双拳紧握,生生忍着胸口熊熊的怒火。

    如果不是萧年生,她怎么可能会落到这样的境地?

    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肌肤,身上青紫,下体发肿,在床上躺了两天两夜才能下地走路。她的脸上被那黑人扇了好几巴掌,肿的不成样子,今天扑了厚厚的粉底才能勉强出现在众人面前。可她的声音在那夜嘶喊哭泣后,就哑了,没有一两个月不会恢复过来。

    终于等记者问完拍完,林可欣泄了气般的靠着助理走下台。

    她看到萧年生跟举办方在说话,双方神情都很愉悦。

    如果没发生那晚的事,她肯定会走上前,挽住萧年生的胳膊,甜甜的喊一声年生哥。

    可她现在,只觉得恶心,嫌萧年生恶心,更嫌自己恶心。

    她走到外面,拦了一辆车:“去梅邬。”

    乔若茗看了几眼电视没就没有再看了,心不在焉的抱着安安。

    玛丽自言自语道:“我发现安安的嘴巴和这个男人好像,简直是一模一样,乔女士,这个男人不会真是安安的爸爸吧?”

    “中国男人都长得差不多呢。”乔若茗淡淡道。

    玛丽盯着看了几眼,就兴趣缺缺的换台。

    安安好转后,医生和护士就回去医院了,只有玛丽和一个做饭打扫卫生的护工在这里照顾着,因此屋子里很安静,静的能听到小安安沉睡的鼾声。

    下午,乔若茗正抱着安安讲故事,门突然被敲响。

    玛丽放下手中的活去开门,过了一会儿又进来:“是修下水道的工人,说别墅区下水道堵了,要每家每户的疏通……”

    乔若茗没当一回事,哄着安安睡了,自己也闭着眼休息。

    没睡多久,她就被一阵鸡飞狗跳HE的声音吵醒。

    “不好了,乔女士,安安不见了!”

    乔若茗睁开眼,身侧的被窝空无一人,她看向惊慌失措的玛丽,嘴唇颤抖:“你说什么?”

    “安安不见了!”玛丽慌的直哭,“我刚刚抱她去洗脸,把她放在摇窝里,才转身去拿毛巾,安安就不见了。肯定就是那个下水道工人偷走的,都怪我粗心大意放坏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