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祝福

    电影节还在继续。

    现场因为韩阳的告白气氛一度很火热,主持人不断地调侃,韩阳也毫不避讳的接话。

    在众人看来,韩阳和乔若茗就是一对金童玉女,他们俩能在一起,就像童话里公主和王子的结局,最后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萧年生坐在观众席,周身散发出冷冽的气势。当主持人还在微笑的祝福韩阳和乔若茗能白头偕老时,萧年生突然从观众席中站起来。

    他很高,身材劲瘦,一身黑色的西装衬托出他孤傲睥睨一切的气势。他突兀的站在观众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主讲台上的韩阳和主持人也诧异的看过来。主持人是真的吃惊,而韩阳除了诧异外,眼底还有一丝挑衅和不甘。

    “噢,萧先生,您是有什么要说吗?”主持人反应过来,拿着话筒问道,“乔若茗女士好像是您集团旗下的女演员,她马上要开始新的人生,不知道萧先生对她有什么祝福要说呢?”

    “没有祝福。”萧年生沉沉开口,目光如水,“不需要祝福。”

    “这,这……”主持人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绞尽脑汁的问,“是,是萧氏集团不允许旗下演员在合约期内谈恋爱吗?”

    萧年生不说话,迈开长腿,大步朝主讲台走去。聚光灯随着他一路往主讲台追过去,无数新闻记者也举起摄像机对着他,直觉告诉他们,这位年轻的总裁肯定要说什么十分重要的事。

    萧年生上台,主持人也被震慑到,自觉地把话筒递过去。

    “各位晚上好。”他的目光扫过观众席,“乔若茗是我萧年生的女人,韩阳觊觎别人的女人,是别人感情的第三者,这也能得到大家的祝福?既然大家不清楚,那我就再说一次,我和乔若茗在一起,而且,我们有个女儿,她很可爱。”

    “等等……”主持人感觉自己的脑子都不够用了,“萧先生,我记得半年前您和乔若茗好像离婚了,难道说半年前是假新闻?可是,一个月前你不是刚和林可欣订婚吗,怎么……怎么一下子又跟乔若茗在一起?而且,还有女儿,什么时候竟然生了个女儿?嘿,萧先生,可能我脑子不好使,你给我们大家说说,要不然再闹这种乌龙就太尴尬了……”

    “没什么好说的。”萧年生皱眉,“你们只要记住乔若茗是我的女人。”

    话音落了,他再次扫视所有人,然后跨着步子离开了会场。

    韩阳站在台上,看着萧年生的身影逐渐消失,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什么都没说,拿着最佳男主角奖杯也匆匆离开了。

    别墅里的乔若茗,这时候完全没有心思干别的,心里全是萧年生的那句话——乔若茗是我的女人。

    还没从对韩阳的愧疚里走出来,她又陷入了萧年生的甜言蜜语里。

    对,那霸道的宣誓,对她来说就是蜜糖。

    她爱萧年生,即使被那么折磨凌辱,即使一个人度过了痛苦的半年,她的这颗心,依然会因为他的某句话起伏不安。"

    她扭头看向初夏繁花盛开的小院,心里的那个决定越来越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