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闺女不见了

作品:《七十年代喜当娘

    沈玲龙并不愿意跟伏老头起什么冲突,即使她也不愿意帮助伏红她们任何忙。

    沉默片刻,沈玲龙直白道:“伏外公,您直说到底需要我帮什么忙,能帮上的,我尽力,不能帮的,我也没办法。”

    伏老头没想到沈玲龙不跟他转弯抹角,直截了当得让他觉得自己刚才的转弯抹角十分可耻。

    一大把年纪了,还算计没有血缘关系的外孙女,这外孙女还曾经数次救过他们一家子的命。

    伏老头知道自己恩将仇报了,但想到自己女儿快要遭遇的境地,他也豁出去这张老脸了,说:“被牵连的,她男人家本身没什么问题,我亲自挑的女婿,我晓得,是个稳重的,没那个胆子去害谁,他只是被迫站队站错了。”

    听此,沈玲龙立马明白了。

    估计是总跟舒情一块儿混,站到了舒情那边,而且如今舒情那边的人,垮台了。

    沈玲龙摇头:“伏外公,这事我帮不了,而且你看走眼了,你女儿家里的人,都是一下眼高手低,想往上爬,可不管是非的。”

    “不……”伏老头刚要否认,想坚定自己的话,但沈玲龙抢先说,“胡轴过来找我,伏外公,不好意思啊,我先过去一下。”

    沈玲龙不给伏老头再多求的机会,大步离开。

    转身刹那,脸上浅笑散了个干干净净。这点,被不少人包围的伏苓看得清清楚楚,他发现了沈玲龙的不悦,又想到妹妹家来的信,他立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跟看病的人打了个暂停手势,快速起身到自个亲爹跟前,拦住了他那要追上去的亲爹,并说:“爹,别为难玲龙。”

    伏苓拦得太死,伏老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玲龙离开医务所。

    伏老头狠狠甩了伏苓的手,气道:“你干什么?!是想看着你妹妹去受苦受累吗?!”

    伏苓冷冷道:“那是她罪有应得,自己犯的错,就自己承担责任。”

    “你这是怎么做大哥的!”伏老头很生气,他一直给的教育,就是让他们友爱兄弟,以前年轻的时候,子女都能做到,怎么现在就变了呢?“你是看着我活不了多久了,是个糟老头子了,就听不进我的教诲了?!”

    伏苓反问:“为了你女儿,就得刁难我女儿?我从来没养育过她,也没有给过她什么,我们没有理由刁难她。”

    纵使有血缘关系,都不能这么做,更何况沈玲龙跟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她帮是情义,不帮是理所当然。

    道德逼迫,只会让他们的关系渐行渐远。

    伏苓不想这样:“爹,恩将仇报,是可耻的。”

    伏老头顿了一下,浑浊的眼睛更加黯淡了。他活了这么大岁数了,能不明白这个理?但亲女受难,他怎能就这么看着?所以才厚着脸皮,说出无耻的话。

    “脸皮丢了,也不能看着你妹妹受苦受难啊。”伏老头重重的叹了口气,坐在树下,怔怔发呆。

    伏苓作为儿子,应当开解的,但现在一堆病患等着,他只能暂且放下,先行医。

    而沈玲龙那边,面若寒冰的跟胡轴碰面,胡轴吓了一跳:“……怎么了?”

    沈玲龙摇头:“没,我不是生你的气。”

    伏家那边的问题,沈玲龙不打算牵连到别人身上去,她很快转移话题:“不是说要自个在家好好想想吗?怎么又出来找我了?想通了?”

    胡轴扶额:“还没,我还怀疑你是不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呢,找你是因为我给你招麻烦了。”

    刚开始,沈玲龙以为胡轴说,因为他乱七八糟的想法,给她带来麻烦了。

    正准备说没事儿,胡轴又讲:“我的桃花们知道你了,要见你,如果你从这里出去,可能会被围堵。”

    沈玲龙:“?”

    “你说什么?”

    桃花们找上门了,要跟她撕?

    胡轴有些心虚:“她们大概认为你是个玩.弄我感情的渣……”

    沈玲龙没忍住,踹了胡轴一脚,瞪眼骂:“我们谁是渣?谁玩.弄谁的感情了?”

    “是我,是我,都是我……”胡轴举手做投降状,“以前喝了酒,说过一些真心话,让她们这么认为了。”

    沈玲龙明白胡轴的意思,他一个人想不通,为情所困时,喝醉了酒,说出来的话极具主观色彩。

    导致现在这个情况,是再正常不过了。

    但沈玲龙没想到,胡轴那些桃花,都凑到一起去了,竟然丝毫不觉得胡轴是个渣。

    “我目前不会出去,你赶紧处理了,”沈玲龙抱胸,抬头示意让胡轴解决,“要是我出门给套麻袋打了,我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抽你。”

    胡轴顿了顿,摸了摸鼻子说:“我这处理不了。”

    沈玲龙挑眉:“所以说,你不想去面对,想让我给你处理了那些桃花?”

    胡轴没做声,他正有此意。

    “做梦,”沈玲龙直白拒绝,“这是你惹出来的事,为什么让我给你处理?”

    只有胡轴好好处理了这件事,才真正表明,他想通了。

    胡轴仰头看天,缄默良久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他不晓得该怎么跟那些桃花说,用粗.暴的方式拒绝她们,警告她们多管闲事?那些桃花,在胡轴看来,都是他在寂寞孤单的时候,给予过他温暖的人,他实际上是感谢她们的。

    现在让他以怨报德,胡轴真做不出来。

    沈玲龙说:“因为你现在没有想通,整个人不轻松,所以你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其实我是希望你自己想明白的,想明白你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当你知道你究竟想要什么的时候,就算是普普通通,平平凡凡,一直重复做一件事,你也不会孤独寂寞。”

    胡轴反问:“就像你藏住你的能力,在家庭之中,浑浑噩噩?”

    沈玲龙瞪了他一眼,反驳道:“胡扯,我什么时候隐藏我能力了?我没做生意?我没顾忌我的家庭?”

    怼完,沈玲龙直视胡轴,十分坚定:“我很明白,比起生意做得很大,很好,我更想要的是家庭,养育子女,和陈池在一起。”

    “所以我就算浑浑噩噩,平平凡凡渡过每一日,我也不会觉得孤独寂寞。”

    “你呢?你知道你想要什么吗?想明白这个问题了,你就轻松了。”

    胡轴张了张嘴,想说他想要有人陪着,但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口。前几天跟着沈玲龙一起跑,他已经明白了,他并不想要平凡,没有惊喜的沈玲龙。

    他想要的是不平凡,是惊喜?

    真的存在一个人,生来不平凡,日日给人惊喜?

    正是愁眉苦脸时,沈玲龙又说:“想要的,不仅仅限于人,也可以是事物。”

    胡轴难以理解:“人怎么可能跟事物结婚?跟事物在一起一辈子,这、这不是神经病吗?”

    沈玲龙摇头:“结婚,你可以和任何你喜欢的人一起,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她来自何方,有什么信仰,拥有什么肤色,只要你喜欢。至于你说的事物,在我看来,如果你喜欢,你热爱,你可以永远接触它。你难道不知道,有科学家,因一腔热爱,一生未嫁娶,投入其中?他们是神经病?不是,这是热爱,用整个人生去热爱。”

    “只要你喜欢,你热爱,你觉得值得。”

    胡轴愣住了,不是被说服,而是看到了一扇门,门外是一片崭新的天地。

    有什么比他热爱的工作,沉浸的研究,更不平凡,更具有惊喜?

    “我热爱我的工作,但从实验室里出来的时候,我感觉到难以承受的孤寂,这是为什么呢?”胡轴问。

    “因为你把将来想要的,放在了如今来烦恼。如今你想要的是你的实验,你根本容不下其他,但又苦恼这将来想要的。”沈玲龙回答,停顿片刻,又补充,“当然了,这是我的看法,最重要的还是你的看法。”

    说完,沈玲龙心里暗暗想着,不知道说得这么明白,会不会对胡轴不大好。

    这时,原本跟着出去玩了的小福跑了进来,急吼吼的说:“妈!小妹和夏夏不见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