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意外

作品:《你在悬崖上

    “叶澜盛出事了。”

    薛琰把手机放在桌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听起来很轻松。

    薛微咬了下筷子,余光瞥过去,正好就对上他的目光。从坐下开始,他就一直看着她,视线没有挪开过。

    薛琰似笑非笑,“没什么想问的?”

    “问什么?”

    他不语,双手抱臂,似笑而非的看着她。

    薛微与他对视片刻,自然的收回视线,继续吃饭,她心里确实有问题,但这问题要怎么问出口,得好好想想。

    饭后,薛微端了鸡蛋布丁上来。

    薛琰今天不办公,坐在客厅里看新闻,薛微把鸡蛋布丁递到他手里,“傍晚的时候做的,现在吃正好。”

    他心情不错,一只手接过布丁,另一只手将她拉到身边坐下,“每天做那么多,吃的完么?”

    “吃不完就放着,是日子到了,就丢掉。”

    “骗谁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都给家里佣人吃了?几乎没人一份,每天都有新鲜的甜点吃,还变着花样,是不是?”他晃了晃手里的小碗,“这个是剩下来的吧。”

    “不是。”薛微很认真,看着他的眼睛,说:“你的这一份是我专门做的,这小碗也不一样,可是独一无二的。而且,这一份里面的配料也特别的足,也是独一无二的。”

    她拿小勺子挖了一点,递到他嘴边,“你吃吃看,我里面还有另外一份,你可以尝尝看不同。保证有不一样的滋味。”

    软绵绵的布丁贴住唇,有甜甜的味道进来。

    薛琰张嘴,一口含住,果然是很甜。

    他伸手,手掌搭在她的小腹上,手指轻轻滑动,有一点痒。

    接下去,她便一勺一勺的喂,喂下去一半,薛微随意的询问:“叶澜盛出什么事儿了?”

    “不是不问么?这就忍不住了?”

    “你专门跟我讲,不就是为了让我问么。”

    薛琰倒是不生气,手换了个位置,手指搅着她的头发,她身上的香味都变得甜甜的,“他一时半会回不来了,说不定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啊?”薛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薛微与他对视片刻,没有再继续问。

    薛琰:“过几天看看吧,有些事儿是瞒不住的。”

    薛微想了想,“那我要去叶家探探么?”

    “探什么?”

    “算了,我还是在家里好好待着吧。”

    “想去就去吧。”

    ……

    第二天,薛琰主动安排,让薛微去了一趟叶家。

    他能这么主动安排,一定是有计划,她没有多问,本身她也很想走这一趟,管他是什么计划,这一趟对她来说,也很重要。

    她不相信叶澜盛出事,绝对不可能,这一定是一个计策。

    来之前,她给薛妗打过电话。

    到的时候,薛妗就站在门口等她。自上次薛微半夜回去,两人就没再见过,她心里一是记挂着,隔两天就给她打个电话,薛微这人什么都说好,她一点也不相信。

    现在看着,确实还可以。

    “叶澜盛出事了?”

    薛妗脸上的表情顿了顿,朝着她看了眼,“薛琰那边也知道了?”

    “昨天就知道了。”

    “他消息倒是真灵通。”

    “他当然灵通。”

    两人一边说一边进了屋子,季芜菁这会在房里,因为心情不太好,早上中午都没有下来吃饭。

    “这次的事儿,估计是挺棘手,这人啊,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导菁菁。”她压着嗓子,轻声说:“这破叶泽善,还让我想办法让她保持每天好心情,神经病一样,我又不是神,叶澜盛出事,菁菁怎么可能有好心情?”

    薛微:“我去看看她。”

    “等会吧,我一会让佣人上去问问,她要是不想,就别勉强她。”

    “也好。”

    “你呢,你最近还行吧?”

    薛微说:“好的呀,我只要不做让他不高兴的事儿,什么都好,不会有什么问题。上次是我任性了点,发神经跟他对着干,还连累了别人,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你不用担心我。”

    “看你又胖回去,应该是还行。不管怎么说,薛琰对你还算有一点人情味,是不是?”

    “是吧。”薛微笑了笑。

    半个小时候,薛妗让人上楼去问问季芜菁,很快佣人就下来告知,让薛微上去。

    薛妗:“去吧,多说点好话,怀着孕本来就容易想多。”

    “知道的,我是那么不懂事儿的人么。”

    季芜菁这会在书房里写字,盛舒走之前,给了她厚厚的一本字帖,并且给她每天都安排好了任务。她在房里待着一下子分不开心神,就跑书房来练字,一开始也不行,心里缠着事儿,就没办法静下心来做事。

    写了几张,字都特别的丑。

    甚至写着写着,就写成了叶澜盛。

    薛微进去的时候,一团纸正好抛在她脚边,她捡起来,展开看了看,写的是静而后能定。

    其实写的还行,就是最后一个字,最后一个笔画歪掉了。

    “菁菁。”

    季芜菁停了笔,回头看她一眼,继续写完,才把笔放下,弯身去捡那些丢在地上的废纸,说:“状态不好,怎么写都不对。”

    “没有啊,我觉得写的还挺好的。”

    她一直弯腰,虽然她还没有显怀,可薛微看着就觉得心慌,立刻上前扶住她的手,没有让她再弯下去,“别捡了,你要是看不下去,我来帮你捡,你要是觉得我是客人,捡东西不好意思,那就放着让佣人捡,咱们换个地方说话,眼不见为净就是。”

    “你怀着孕呢。”薛微提醒了一句。

    季芜菁笑了笑,“怀孕又不是生病,我就弯弯腰,捡捡东西也不行么?”

    “不知道行不行,反正还是少动。”

    “好吧。”季芜菁见她特别认真,把手里的纸团丢进垃圾桶,带着她去了楼上的会客厅。

    还叫了佣人泡了茶,准备点心和水果。

    等佣人送完茶水,季芜菁才起话头,“薛琰那边就什么情况?”

    “他这边挺顺利的,所以他这段时间心情很不错,他在我面前提及的事情不多,但我凑巧也能听到个一二,他现在跟凌随的关系,起码明面上是非常合拍,两个人合作很愉快。还有这次叶澜盛的事儿,明面上像是他们两个合力给他挖的坑。”

    季芜菁:“何必一直强调明面上三个字,究竟是不是明面上的,你也不是很清楚吧。”

    薛微顿了顿。

    季芜菁没有看她,她现在只喝白开水,烦恼上来,想喝杯酒都不行,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来缓解自己压抑在心里的忧愁。

    薛微:“我们不是应该相信警方?叶澜盛肯定不会有事儿,我觉得这是他们的计策,凌随一直咬着他不放,所以他们应该是将计就计。”

    “最好是这样,最好是将计就计,能让凌随上当。而不是将计就计过程中,真的出了意外。”文笔斋小说

    “咱们要往好的方面想,不是么?”

    “你说的是,但也不能想的太乐观吧。”

    薛微:“薛琰这边,我一定会看牢的,他要是有任何异动,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到。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做到。”

    季芜菁看她一眼,默了一会后,说:“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你也不用跟我保证什么,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我只有在这里等着,他说会回来,那就一定会回来。”

    她长长吸了口气,“我相信,或者不相信又能怎么样?我现在没有任何选择,我只能坐在这里等着,如果结果是好的,那是万幸,如果是坏的,我也只能接受,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呢?我生气,发疯撒泼有用的话,我早就那么做了。嗬,我现在甚至连生气都不可以有,还不能发愁,得保持良好的心情。你说有比我还痛苦的么?”

    “叶澜盛要是回来,我得先打他一顿,我真要打他一顿。”她说的咬牙切齿,声线微微发颤,眼眶泛红,但她到底没有让眼泪落下来,只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又给忍了回去。

    等情绪彻底平复,冷静以后,说:“你在薛琰身边小心点吧,他不是省油得灯。你的小心思,在他面前藏不住的。所以最好不要藏,藏了显得假。”

    “你直接把心思摊开来,他反倒没那么排斥。不过,你们这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你应该很了解他才对,要怎么对付他,让他放松警惕,你应该是最清楚的。你觉得自己可以,那我自然是相信你可以,不过也量力而行吧,不管怎么样这事儿也不是完全没有风险。实在不行,就走吧。”

    薛微坐到她身边,笑着说:“你不要那么丧气,越是到这种时候,我们越是应该要有信心。相信我,我相信邪不压正。薛琰若真的有小心思,那他也不会有好下场,这是他唯一的一次机会,错过了,那等着他的就是牢狱之灾,没有人会救他。我会第一个站出来指证他,当初囚禁我,强暴我。”

    季芜菁看向她,她双眼有神,并且格外坚定。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余那边还没来消息,新闻上倒是爆出了疑似叶澜盛意外身亡的新闻。

    这消息先是爆在网上,所以网络上已经沸腾了,季芜菁还一无所知的吃着饭,还同薛妗她们谈笑。

    饭吃到一半,季芜菁的手机响了一下,是周妍发过来的信息。因为网上吵得热闹,她不太相信,就直接过来询问。

    这一询问,季芜菁立刻去微博上看了看,确实有小道消息,说的有鼻子有眼,还附带了照片。

    说是当地记者,警方办事的时候,偷偷溜进去拍的照片。

    季芜菁将所有照片都看了一遍,情况很糟糕,看起来非常严重,就照片上那个情况,叶澜盛凶多吉少,真在里面的话,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性,连一具完整的遗体都没有。

    但也因为这样,就未必是叶澜盛。

    可消息不会空穴来风,季芜菁觉得胸口闷,闷的发疼。她不敢相信万一,不能有万一。

    她脸色惨白,人都有点回不过神,她迫使自己冷静,想着叶澜盛走之前说的话。这一定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风声,就是不知道这风声是他们自己人故意放的,还是凌随那边放的。

    这消息一出来,公司里头就开始乱了,叶泽善叫人压消息,到了下午两点多,网络上这则消息就暂时不见了。源叶的公众号也发出警告,表示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不要以讹传讹。

    但公司下面还是等满了记者,一个个都想来挖最新消息。

    季芜菁没有主动给张余打电话询问,耐着性子,等着他主动打电话过来交代。薛微没有立刻回家,在叶家等消息。

    到了傍晚,张余才打电话过来。

    季芜菁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一下子竟是不敢接。

    薛妗和薛微一左一右的坐在她身边,像两个守护神似得,将她护住。

    季芜菁左右看了她们两个一眼,突然有些恍惚,然后有了信心和勇气,把电话接了起来。

    “网上的新闻我看到了,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余沉吟了片刻,说:“半真半假。”

    季芜菁不语,等着他解释清楚这半真半假的意思。

    “确实出事了,地点也是对的。”

    “人呢?”

    “人还需要进一步证实。”

    “什么意思。”

    “车子起火了,警方在车内找到两个人的组织,还不确定是不是盛哥。”

    季芜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涌上心头,她的手开始发抖,完全不受控制。连手机都拿不稳。

    张余说:“等有了具体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季芜菁挂了电话,勉强的扯了下嘴角,说:“还不能确定呢,车子起火,说是烧了大半夜,那一片树林都给烧毁了。也没有什么证据说,车里的人就一定是叶澜盛,具体消息还是要等。”

    薛微:“对,等具体的消息,肯定不会是叶澜盛的。”

    她的手冰凉,薛微搓了搓她的手背,用力的握住她的手,像是在给她信心。

    她没有留下来吃晚饭,回到家里,薛琰在家,看样子回来有一会了,都洗过澡,换上家居服了。

    这会就等着她回来,然后开饭。

    “打听到什么消息了么?”他坐在沙发上,朝着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网上不是有消息了,你应该比我更早知道吧。”

    “这几天,多往叶家跑跑,毕竟对外叶澜盛还是你的未婚夫,未婚夫出事儿了,你总要上心的。”

    薛微默了会,“你说,叶澜盛是真的出事了么?我看到季芜菁收到消息以后,脸色都白了。照片我也仔细看了,如果叶澜盛真在上面的话……”

    “季芜菁那边怎么说?”

    “她也不知道。”

    “那就先等等,很快会有结论。去洗手吃饭。”

    他拍拍她的背脊,薛微与他对视数秒,起身去了卫生间,薛琰的神色看不出什么问题。

    之后几天,薛微每天都会去叶家一趟。

    叶澜盛的事儿虽然压着,但各种小道消息都出来了,源叶的股价连着跌了好几天。

    有几个项目也被迫暂停,叶泽善准备亲自去一趟,这件事也惊动了叶沛,他公务缠身,没办法亲自过去,只安排了人过去,当地政府的关注度一下变得极高。

    还专门成立了小组,要把整件事的弄清楚。

    大概一周后,那边有了消息。

    证实了车上其中一具遗体是叶澜盛。

    消息证实后,季芜菁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都怕她受不了,暂时没有跟她讲。

    正好这天,她去医院建卡。

    回来的时候,在门口遇上了叶泽善,他刚从机场回来,手里端着一个骨灰盒。

    两人正面撞上,想给个缓冲都不可能。

    薛妗把人扶住,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

    这一刻,连她都想哭了。

    季芜菁坐在车里的时候,就看到叶泽善手里的骨灰盒,那一瞬间,她没什么感觉,也没想到那是个骨灰盒,等她下车,对上叶泽善的眼神以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想到那盒子是什么。

    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她,她还没有开始伤心,他们先替她感到伤心难过了。

    她还是开口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她这一问,站在旁边的薛妗哭的更加厉害,好像是她死了亲夫。

    季芜菁瞪她一眼,说:“你哭什么?”

    薛妗如今变得有点感性,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哭的那么厉害。

    季芜菁这会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说:“不知道还以为你还在暗恋叶澜盛,他死了,你哭的那么厉害。”

    这话,使得叶泽善分出心神看了薛妗一眼。

    薛妗没辩驳,只是用奇怪的眼神看她,半晌后,问:“你是不是疯了?是不是神经错乱了?菁菁,你别太压抑。”

    季芜菁没应她的话,朝前走了一步,看着叶泽善,说:“确定了么?”

    他点点头,“数据上能够确定了。车上另一个,是姚京茜。看着像是意外,车子烧毁的太严重,行车记录仪都烧没了,也没办法判断是车子的问题,还是人为。”

    “不过根据阿盛手下的人说明,他是先失踪了三天,跟姚京茜一起,突然就消失不见,酒店监控都没有拍到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有消息,就是这一出意外。”

    喜欢你在悬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