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十三年,他说忘就忘?

作品:《羁绊

    </p>

    那时,贺隽樊正在应付着面前的女人。

    自从他打算结婚的消息散出去后,北城中大小公司的集团老板都变着法的约他见面。

    其实就是变相的相亲。

    从自己的女儿到妻子的妹妹,再到自己远房的表妹,最后,甚至连看上眼的邻居的女儿都安排了见面。

    为的,就是可以和他攀上关系。

    此时坐在贺隽樊眼前的女人,贺隽樊都忘了她叫什么名字了,只觉得那一张清秀娇俏的脸庞看了第一眼后就不想再看第二眼,更见鬼的是,此时他眼前居然还不断的浮现另一个女人的脸!

    他的眉头不由皱紧了。

    “对了,你知道最近海城在传的事情吗?”

    女人都已经自己尬聊了十几分钟,实在找不到话题了,只能说道。

    “什么事情?”

    贺隽樊依旧意兴阑珊的,女人在顿了顿后,这才继续说道,“就是……之前有媒体爆料,说海城即将有一场盛世婚礼,婚礼的男女主角是商场中有着非凡地位的两人,不知道是谁?贺总你知道吗?”

    女人的话说完,面前的人表情顿时消失!

    那骤变的表情让女人有些惊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而那时,贺隽樊突然站了起来!

    “就这样吧,有时间我会再联系你的。”

    “那是什么时候……”

    女人想要问,但那个时候,贺隽樊已经直接走出了咖啡厅,连回头看她一眼都没有!

    贺隽樊上车后,给裴梓宴打了电话,“给我订一张去海城的机票。”

    裴梓宴先是一愣,但很快说道,“好的贺总,但这里刚刚收到了一张请帖……您要看看吗?”

    裴梓宴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刹车声!

    那声音让裴梓宴的脸色顿时变了,“贺总?贺总您还好吗?”

    “我很好。”他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什么请帖?”

    “是……边总寄过来的。”

    贺隽樊都已经猜到了。

    那握着方向盘的手也骤然握紧!

    边覃晓给自己寄的,肯定是他们结婚的请柬。

    他猜得不错,那对要举办婚礼的人,就是他们两个!

    还真的是……着急啊!

    但当裴梓宴将东西送到他手上的时候贺隽樊才发现,并不是。

    边覃晓在请帖上只写了时间和地点。

    时间是明天上午十一点,地点在海城的一个小礼堂。

    不是说了是个盛世婚礼?

    而且在这上面,甚至连新郎新娘的名字都没有。

    边覃晓还特意备注了,让他一个人前往。

    贺隽樊的眉头顿时皱紧了。

    “贺总,这里面该不会有诈吧?”

    裴梓宴的声音传来,贺隽樊先是一顿,然后,转头看了他一眼,“所以他让我去那里做什么?打算杀人灭口?”

    裴梓宴无法回答。

    说真的,他也猜不到边覃晓这样做的目的。

    如果是结婚,那送来的应该是请柬,而且明天和新闻上说的时间……也不大吻合。

    裴梓宴正想着,贺隽樊已经收起请柬,直接往前面走。

    “贺总,您这是……”

    “既然他都已经邀请了,如果不去,不是驳了他的好意么?”

    他倒要看看,边覃晓葫芦里,想卖什么药!

    ……

    翌日。

    贺隽樊在准备自己开车前往礼堂的时候,裴梓宴是想要跟着的。

    “我自己去。”

    “但是……”

    “没有但是。”贺隽樊直接说道,“边覃晓是个聪明人,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能做出什么事情?”

    贺隽樊的话说着,将车门关上,调转方向盘。

    似乎为了避免他找不到,边覃晓还给他发了个地址,贺隽樊便按着导航过去。

    那小礼堂就在郊区的一个公园中。

    只是那公园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管理,花草丛生,虽然有些凌乱,却又多了几分别致的浪漫。

    然而,在他到了那里后却发现,礼堂中并咩有人。

    贺隽樊的眉头越皱越紧,正想要给边覃晓打电话时,一道声音传来,“你来了?摄影师什么时候到?”

    贺隽樊原本是背对着门口的,在听见那声音时,他整个人顿时僵在原地!

    一会儿后,他才好像刚刚反应过来一样,转头!

    俞菀刚刚只看见了他的背影。

    所以,她以为他是边覃晓。

    他们约好的,今天在这里拍婚纱照。

    此时对上贺隽樊的眼睛时,俞菀的身体明显一震!

    同时,贺隽樊也微微眯起眼睛。

    俞菀身上穿着已经定制的婚纱。

    头发盘了起来,淡妆,站在阳光下的时候,白皙的皮让她整个人看上去仿佛……生了光一样!

    那一瞬间,贺隽樊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这几天他见了那么多女人,却没有一个愿意再多看几眼。

    因为……没有一个是她。

    这是那个时候他的内心,他的身体传递给他的,最真实的感受!

    尽管,他的理智在排斥这个想法,脑海中也有个声音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不值得喜欢,也不值得爱护。

    但那声音还来不及支配他的动作,他已经缓缓抬脚,想要朝她走去!

    在他的身体微动的瞬间,俞菀也才终于回过神,直接转身!

    看着她的背影,贺隽樊先是一愣,随即想也不想的上前,将她的手一把抓住!

    “放手……”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和边覃晓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贺隽樊的声音阴沉,“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心软了?让我想想……怎么,难不成你们还想我当你们的证婚人不成?”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给我放手!”

    俞菀咬着牙看他。

    贺隽樊冷笑了一声,“你现在,是在命令我吗?”

    他的话刚说完,面前的人却突然低头,然后,直接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在那刺痛的感觉传来时,贺隽樊下意识的要将手松开,但不知道为什么,那瞬间,他最先的动作,却是收紧了力道!

    俞菀是用了狠劲的。

    就好像这段时间所有压抑的情绪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口一样!

    而很快的,腥甜的味道从她的口中蔓延开,俞菀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闯祸了,立即松开,人也要往后退。

    贺隽樊的手却依旧抓着她的不放,“你还想去哪儿?嗯?”

    “关你什么事情?给我放开!”

    “边覃晓呢?让他给我出来!”

    “我不知道,你松开!”

    俞菀用力的要将他的手指掰开,但他的力气大的很,她怎么也掰扯不开,而那个时候,贺隽樊已经将手机拿了出来。

    他原本是想要给边覃晓打电话,问他到底想要做什么的。

    但那时,他却先看见了边覃晓给自己发的信息。

    “这场婚礼,是你欠她的。”

    看着那一行字,贺隽樊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那原本紧抓着俞菀的手也在那瞬间松开!免费中文

    他这动作倒是让俞菀有些猝不及防,人都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算是站稳了。

    下一刻,贺隽樊转头看向她,“想让我跟你结婚?你做梦!”

    这莫名的一句话让俞菀一愣,但很快的,她想到了什么,也只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想跟你结婚呢?抱歉,我也不想!”

    话说完后,她转身就要走。

    贺隽樊看着,想也不想的上前来,将她拦下,“你要去哪儿?你不想跟我结婚?呵呵,怎么?你到现在还想跟边覃晓结婚呢?他都已经不要你了!”

    贺隽樊的话说着,将自己手机上的信息给她看。

    在看清楚上面的字眼后,俞菀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抿着嘴唇不说话。

    “嗯?”

    “跟你有什么关系?”俞菀抬起头来看他,“他不想跟我结婚就不想跟我结婚,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的话让贺隽樊一愣,一时间,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俞菀却也不等他回答,将他推开后,抬脚就走。

    俞菀的车就在公园门口等着,她也没有换衣服,直接穿着婚纱上了车,司机看见她那样子时明显愣了一下,“俞总,这……”

    “去边氏!”

    ……

    俞菀穿着一身婚纱出现在边氏时立即成为了所有人的瞩目。

    她也没有管,自己提着裙摆,直接上了顶层边覃晓的办公室。

    林青就在对面的办公室,在看见俞菀的时候也不由吓了一跳,随即上前来,“俞小姐,您怎么来了,您这是……”

    “我要见边覃晓。”

    俞菀的声音仿佛……还带了几分咬牙切齿!

    林青也没有任何犹豫,正想要帮她通报时,边覃晓的声音先从里面传来,“让她进来吧!”

    那声音中,好像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俞菀也没再说什么,直接将门推开。

    边覃晓原本是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的,但在看见窗上映出来的俞菀的样子后,他立即转过头来!

    虽然上一次试婚纱的时候他已经见过一次,但现在看见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惊艳,同时,心头一颤。

    那挣扎犹豫了好几天才做出的决定也差点直接崩塌。

    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挤了个笑容出来,“真好看。”

    俞菀没有回答他的话,咬着牙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边覃晓没有回答,只缓缓走到她面前,然后伸手,将她耳边的碎发整理好,“我知道你忘不了他,也不可能放下你的孩子。”

    他这突然的话让俞菀的身体一凛,眉头也皱的更紧了。

    边覃晓帮她将碎发整理好了后,这才说道,“嗯……所以我知道你不会开心,不管我对你多少,给你多少倍的幸福,你都不会开心,所以……我不想和你结婚了。”

    他的话一出,俞菀那原本垂在身边紧握的手骤然松开!

    “你……说什么?”

    “我们,不结婚了吧。”边覃晓又将自己的话重复了一边,那从俞菀耳边离开的手在握了握后,终于还是收了回来。

    “我知道跟我结婚你也不会开心的,我……不想让你闷闷不乐一辈子,也不想你和你的孩子分开,所以……我们不结婚了,俞菀。”

    “我之前答应过你的……”俞菀咬着牙,低声说道,“我既然答应你,就不会食言,孩子的事情……我会自己想办法的,这不是你的错,所以……”

    “你知道贺隽樊现在为什么这么对你吗?”边覃晓将她的话直接打断。

    俞菀一愣,看向他。

    “因为他忘了你。”边覃晓轻笑了一声,说道,“俞菀,医生治好了他的病,但他却丢了和你有关的记忆,全部的。”

    俞菀的手再一次握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你……是不是在骗我?”

    “你觉得可能么?其实早在……你在宇城出事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那个时候,裴梓宴第一时间过来医院找了你,想要跟你说这件事情,但是我拦住了他。”

    “因为我知道,只要你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回到他的身边,我不愿意。”

    “我原本以为只要你不知道,我们就能一直走下去,但现在我才发现……并不能。”

    边覃晓的话说着,身体往后退了一小步,“你忘不了他。”

    “我也无法看着你每天都活得不开心,更不喜欢看你在我面前强颜欢笑的样子,所以……你去找他吧。”

    边覃晓将话说完,面前的人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

    她的头低着,长长的睫毛盖住了她的眼睛,让人看不出里面的情绪,但那单薄的身体一直在轻轻的颤抖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俞菀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既然……他都已经将我给忘了,我还去找他做什么?”

    她的话让边覃晓的眉头向上挑了一下。

    俞菀这才重新抬起头来看他,“我之前答应过你的,只要你帮了他,我就……”

    “但是现在,我不想和你结婚了。”边覃晓笑着将她的话打断,“俞菀,我们就到这里吧。”

    “你,也不要我了,是吗?”

    “对,不要了。”

    俞菀紧握的手顿时松开,眼睛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人,“我真的会走的。”

    “嗯,再见。”

    边覃晓原本还想上前拥抱她一下,但动作很快停住,只笑着看着她。

    俞菀咬紧了牙齿,真的转身!

    她也没有立即走,在转身的瞬间,脚步也停在了原地。

    “我真的走了。”

    “嗯。”

    他没有再说什么,俞菀也没有回头,直接抬脚,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在她身影消失的瞬间,边覃晓这才收回了目光,手撑在桌子上!

    林青很快进来了,在看见边覃晓那不断颤抖的背影时,先是一愣,然后,他才缓缓说道,“边总,俞小姐,走了……”

    “我知道。”边覃晓的话说着,轻笑了一声,“让她走吧。”

    “但是……”

    “港城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我都已经让人去检查过了,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边总,现在俞小姐都已经走了,这新房……”

    “嗯,原本是想要带她一起去的地方,如今也只能我自己去了。”边覃晓笑着说道,“也挺好的,反正这边……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我可以让她走,但还没有大度到可以看着他们两个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样……就挺好的。”

    “但是边总您……不觉得委屈么?”

    委屈?

    在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边覃晓只想要笑。

    如果他知道,当初在遇见俞菀的时候知道今天的事情的话,他那个时候就应该远离这个女人。

    那么,贺隽樊可能就真的那样死了,永年会归他所有,边亚宁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也可以得到纾解。

    但他为了俞菀,还是让人救了贺隽樊,而今,还亲手放她走。

    他不是委屈……而是,疯了。

    边覃晓很快又将情绪收了起来,转头看向林青,“到此为止吧,放消息出去,之前说的那场婚礼,主角是贺隽樊和俞菀。”

    ……

    俞菀从边氏离开后便直接回了自己的公寓。

    在看见她那样子时,孙姨明显吓了一跳,“俞小姐,你这是……”

    “我没事。”

    俞菀嘴上这样说,脸上却是一片的落寞,坐下来后,双手更是没有松开过。

    孙姨看着她手背那暴起的青筋,终于忍不住上前,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感觉到从孙姨手心传递过来的温暖后,俞菀终于抬起头来看她。

    “没事的。”

    “我……有件事情想要问您。”

    “怎么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贺隽樊不顾一切将孩子抢走的原因是……他失忆了,忘了我和他之间的一切,你觉得,可能吗?”

    俞菀的话说完,孙姨明显愣了一下,“失忆?二少失忆了?”

    “对……你相信吗?”

    俞菀的话说着,轻笑了一声,“而且,所有的一切他都记得,就忘了和我之间的回忆,单单……忘了我,你觉得可能吗?”

    “十三年,不是十三天,也不是十三个月,而是十三年的时间,他……说忘就忘了?”

    “那我倒宁愿是他恨我,宁愿他是因为我要和边覃晓结婚所以才讨厌我,痛恨我,也不要……我和他的过往,就这样被他轻易的丢掉了,他怎么能……他怎么能就这么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