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情海cp(1)

作品:《我妈不让我谈恋爱

    十三中学文科班里。

    孔情坐在教室后排, 她皮肤白皙,眉目深邃,轮廓分明, 颇有异域风情。她不用说话,只是安静坐在一处, 便有种浓墨重彩的美丽, 令人惊艳。

    她嘴里塞|着棒棒糖,左右转动着, 一会左边脸颊鼓起, 一会又是右边脸颊鼓起。别人做这个动作似乎有些怪相, 可她做来,却平添了丝可爱。

    她手里拿着本娱乐周刊,正专注看着呢,忽然一封信递到了她眼前。

    同桌薛子静的无奈声音响起:“姑奶奶你的情书,今天的第二封, 本周的第十五封。”

    “不要, 帮我丢了。”孔情压根不看, 继续埋头娱乐周刊。

    “你连是谁给的都不问吗?”薛子静虽然深知孔情的无情, 但没料到竟会如此无情。

    “我妈说了, 要是我敢在进大学前谈恋爱, 直接把我腿打断。”孔情“咯嘣”一声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感慨道:“谈恋爱,太废腿了。”

    “看看你都丢了多少封情书了, 小心反噬, 下次你要是喜欢哪个男的,指不定人家也丢你的情书。”薛子静只得依照惯例,将情书丢到了垃圾桶。

    “我要是喜欢哪个男的, 肯定就直接表白了,怎么可能写情书?”孔情对薛子静的说法嗤之以鼻。

    后来的后来,孔情回忆起来,只深悔当时太年轻,还不懂世上有立fg遭雷劈这种事。

    “哇,这男的是谁?好帅啊。”薛子静忽然指着娱乐周刊上的一张照片问道。

    照片是合成照片,是女歌星梁欣雪以及一位西装革履男士的照片。

    男人高挑俊逸,气质偏硬朗,眼眸深沉如海。

    标题写着“梁欣雪和兰特集团长子蓝海天深夜密会”。

    这是孔情第一次听见蓝海天的信息。

    在娱乐周刊上,和另一个女人。

    当时的她想法很单纯,就是觉得,这个男的,挺帅的。

    每天上午第二节 课课间,十三中都会要求全体学生在操场做广播体操。并且还规定了五分钟内,全体学生必须准时在操场集合完毕,否则就要扣班级评分。

    所以一到下课时间,班主任就会跟赶鸭子似地,催着学生往楼下冲。

    孔情晚上经常躲被窝看漫画,凌晨一两点才睡觉,早上向来都是精神不济。这天正迷迷糊糊跟着人群往下冲,忽然感觉身后有女生发出了尖叫。

    孔情从小干架干到大,身体自然生成了防御系统,当即便往旁躲开。

    在躲开的瞬间,眼角却瞥见一个白色身影朝着阶梯下跌去。

    她所站的位置,距离地面还有七八级阶梯,从这么高跌下,不残也得崴个脚了。

    孔情没多想,左手握住了栏杆,右手直接握住了那人的手臂,将她及时拉住。

    因为惯性猛力,孔情的手腕被拉扯,传来一阵钝疼,随即又生出了刺痛。

    估计是扭伤了。

    定睛看去,才发现自己拉住的是一位理科二班的女生,穿着白衣,整个人吓得花容失色,双唇颤抖,仿若朵暴风雨下的小白花。

    而在身后,则传来几名女生不怀好意的哄笑声。

    孔情转头看去,发现是理科二班的高丽洁和她同伴。

    高丽洁是属于家里有矿人士,每天来学校都是精心装扮,仿佛不是上学,而是选美。

    上学期学校论坛举行了校花评比,高丽洁费劲巴拉拉了无数选票,可最终孔情还是以决定性优势夺得了校花名号。从那之后,高丽洁就跟孔情杠上了。

    “对不起,是……是她们推……推我……”小白花吓得嘴唇哆嗦,话都说不清。

    小白花话说不清,但孔情心里却门清。

    答案很明显,就是高丽洁把小白花推下来,想把孔情也撞倒。

    这行为,离草菅人命也差不远了。

    孔情抬起眼眸,她的眼睛,是天生大而宽的双眼皮,褶皱极深,睫毛浓密卷翘,仿若小扇。此时,她的黑色瞳眸上,覆着冷漠的霜,如同是孤寒天地中的一簇冰晶。

    冷得非常有攻击性。

    “高丽洁,你是不是找死?”孔情声音不急不缓,可那语气却是冰冷刺骨。

    “开个玩笑嘛,生这么大气干嘛?”高丽洁仍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仿佛毫不在意。

    孔情三两步跨过去,没等周围人反应过来,直接揪住高丽洁的头发,把她拉得一个趔趄。

    她力气猛且大,高丽洁瞬间感觉头皮刺痛,疼得落出了眼泪,尖叫出声:“啊,你疯了?!”

    “开个玩笑嘛,生这么大气干嘛?”孔情微笑。

    她五官大气深邃,笑的时候,明艳夺目,周围的空气都仿佛浓郁了几分。

    以至于高丽洁的同伴看得呆住,不敢去拉。

    当然,不敢拉的另一个主要原因,也是孔情武力值太猛。

    活着不好吗?她们还不想死。

    高丽洁被扯得脑袋歪斜,头发凌乱,十分狼狈,当即想要伸腿去踢孔情,但孔情却抢先一步,先踢中了高丽洁的小腿胫骨。

    孔情的这一脚踢得也是猛烈,起码是青紫大块,高丽洁当即痛得哭喊出声,叫出了打架场上最灭威风的一句话——

    “我要告老师!”

    简直怂得一笔,连同伴都看不过眼。

    孔情将手放开,拍去薅下的属于高丽洁的一大缕头发,冷笑道:“去啊,让老师看看楼道监控,看是谁先动的手。”

    手下败将也没啥好再怼的,孔情也懒得再跟高丽洁废话,带着薛子静快步向操场冲去。

    毕竟,要是迟到扣了班级分,是要被班主任请家长的。

    她还想活。

    孔情没有发现,自己身后,高丽洁正盯着她的背影,眼神怨毒。

    /

    操场上的领操员随着音乐带领着全校师生做着广播体操。

    操场下,薛子静边跟随着动作,边跟孔情汇报八卦。

    “你知道高丽洁为什么要推你?”

    “她发神经吧。”

    “哪啊,还记得昨天你让我丢的情书吗?那就是高丽洁她们理科二班的班长给你的。高丽洁喜欢那个班长,他们班全知道,谁知班长却当众给你递了情书,这不是打她的脸吗,所以她恼羞成怒,今天对你下了死手。”

    “那不就是发神经吗?喜欢男的就自己去追啊,整女的算是怎么回事?脑子有问题吧。”

    “听说高丽洁她表哥是开地|下|赌|场的,认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你可得小心点。”薛子静提醒。

    可孔情的注意力却全在隔壁理科三班队伍里。

    “薛薛,你看,那男的,是不是一直盯着我妹在看?我去,看什么看,好想打他一顿。”

    孔情伸出下巴,往表妹朱绯彤的方向指去。

    只见朱绯彤正认真地做着广播体操,而她斜后方的一个白皙俊逸男生,则时不时瞥向朱绯彤的方向。

    “哪个啊?”

    “就是那个小白脸啊!站我妹斜后方第三排。”

    “哦,那个人,他叫蓝青定,是兰特集团老总的二儿子。对了,你还记得昨天娱乐周刊上报道的和梁欣雪约会的那个蓝海天吗,就是他哥哥。怎么样,兄弟俩颜值都高吧?”

    这是孔情第二次听见蓝海天的信息。

    当时的她想法也很单纯,就是觉得,都是同一对爸妈生的,怎么两人就差这么远呢?

    哥哥明显要好看多了。

    /

    蔡敏是医院的护士长,经常值夜班,而每次她值夜班时,孔情晚自习后便会溜到学校附近网吧打两小时游戏再跑回家。

    这天晚上,孔情照旧是常规操作,越过学校侧门的停车场,准备去车站附近的网吧打游戏。

    谁知就在停车场那,被人围住了。

    孔情从小就是打架王者,也经常被人围堵,早已习惯。

    不过这次围她的人,明显就是社会上那些垃圾,全是二十多岁的小青年,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大片花臂,头发染成五颜六色,手里还都拿着家伙。

    有木棍,还有小刀。

    为首的男人,眼尾有刀疤,灯光下显得格外戾气:“小妹妹,听说你在学校有点嚣张啊。”

    孔情忽然想起了薛子静的话,确定这些人就是高丽洁喊来的。

    孔情也不傻,对方七八个大男人,而且还有刀,她硬拼肯定打不过。

    孔情将手机拿到身后,准备报警,谁知为首的刀疤脸眼尖,一棒挥去,直接打在她右手臂上。

    孔情手臂上爆发出一阵剧痛,手机也被砸落在地。

    认怂保平安。

    不能报警,也只有跑了。

    孔情连忙往前狂奔,那几个男人在身后猛追,边追还边发出暧|昧的口哨声。

    终于,孔情在两辆面包车之间被拦住,手臂被两人反扣住。

    “听说你是校花是吧?哥哥我这辈子还没尝过校花的味道呢。”刀疤脸笑得不怀好意,朝着她走来。

    孔情额上渗出冷汗,她下了决心,鱼死网破。

    刀疤脸来到孔情面前,伸手想要碰她的脸。孔情瞅准时机,偏头,直接咬住他的手。

    她咬得格外用力,几乎是要咬下一块肉的力度。

    刀疤脸发出惨叫,立即用另一只手,狠狠扇了孔情一巴掌。

    孔情被打得眼前一黑,感觉嘴角溢出甜腥血意。

    即使如此,她也不在这群人面前露出惧色,只用力盯着刀疤脸,眼里迸出摄人光泽。

    刀疤脸恼羞成怒,拿出小刀:“人家出钱让我划花你的脸,本来我还怜香惜玉,没想到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了!”

    说着,他举起刀,朝着孔情的脸挥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前方忽然一道刺目远光灯射来。

    在场人皆是一惊,当即停下动作。

    远光灯灯光刺目,孔情只得微眯着眼。

    恍惚中,她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下了车,一步步朝着他们走来,

    逆着光,她看不清那人模样,但不知为何,却感觉到了浓厚的安全感。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明天晚上九点前评论都有红包,嘿嘿嘿。

    小蓝:小白脸?我?

    跪求《万箭倾心》收藏,15号开坑。轻松小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