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杀马特

作品:《我在末世种田的日子(GL)

    鞠月打开房门,看到站在门外的人,眉梢就不由微微一动。

    之前这一周,她妈从澳洲打了十几个电话回来,都是在说亲戚家的一个小孩要进城,没地方住,让她把人留下。鞠月当然不肯,她一向不喜欢别人侵入自己的私人空间,何况还是个全然陌生的熊孩子?

    奈何这世上有种同意,叫“你妈觉得你同意”。

    事实上,鞠月觉得这件事多半是她妈自己揽过来的,然后又推到她身上。她妈宋女士,就是这样一位热心肠的好人。

    即使是鞠月,也扛不住宋女士一天三个电话的轰炸,最终不得不妥协。

    然而此刻,她看着门外的两个人。前面的人大约四十岁上下,穿着一件十分喜庆的红底黑花短袖衬衫,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眼角有着岁月的风霜与痕迹,正是她有过几面之缘的表舅妈。而后面那个……

    鞠月其实根本没看到脸,先被一头炸起来的头发夺去了视线,染得五颜六色,七彩都不足以形容,估计得有个十七彩。

    往下看,藏在七彩刘海与鬓发之间的,是一张仿佛有人欠了她几百万的脸。不过,这张脸在看到她的瞬间,便立刻生动起来,抿唇一笑的样子,倒是显出几分乖巧。

    ——如果能忽略她七彩的头发,衣摆参差不齐的蝙蝠衫,满是破洞的牛仔裤的话。

    “愣着干什么?叫人啊!”表舅妈朝鞠月一笑,侧身让出地方,然后又把后面的杀马特往前一扯,推到鞠月面前。

    “……”鞠月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这种预感立刻就应验了,但听杀马特一声响亮的“姐姐好!”,旁边的表舅妈立刻欣慰得眼角的鱼尾纹都淡化了一些,“小月啊,你妈妈都跟你说过了吧?这孩子以后就拜托你了……”

    鞠月看着面前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的孩子,陷入沉思。

    虽然早就知道宋女士经常不靠谱,但不靠谱到这种程度,还是难免令人诧异。难道自己在国外这几年,她老人家又进化了?

    但不管怎么说,不是预想中的熊孩子,而是一个看起来可以沟通的成年人,鞠月姑且认为也不算是一件坏事。她刚刚回国,正是百事待兴的时候,根本没太多时间去照料一个孩子,是成年人反而好处理。

    想罢,她微微侧过身,让出了进门的通道,扶着门道,“应该的。表舅妈先进屋,坐下说话吧。”

    “对对对。”表舅妈进了门,又将自己手里拎着的袋子递过来,“都是我们那边的土特产,不值什么钱,给你尝个鲜。小月也好多年没尝过家乡的味道了吧?”

    “是的,多谢。”鞠月将袋子放在一边,替两人取了拖鞋。

    递拖鞋的时候,视线跟杀马特一碰,对方的脸立刻红了。

    感谢在2020-09-12 235504~2020-09-18 1339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江玖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忘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十二 120瓶;113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番外七 蛋蛋历险记

    一

    疏星淡月认为, 云来山庄什么都好,就是养宠物不太讲究。

    他在云来山庄遭遇的第一次大危机,就来自两位老板家养的宠物们。是的, 们,复数,而且这个数复得明显有点儿不同寻常。

    养了四只大狗就不说什么了, 虽然每次它们排着队过的时候, 疏星淡月心里都有点儿毛毛的, 但狗狗是人类忠实的朋友, 看家护院十分给力,而且这四只狗养得确实很好,雄姿英发、威风凛凛, 兼且在主人面前令行禁止, 实在是山庄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但是养鹅做宠物是什么操作?

    而且不是一只两只, 也不是三只五只,而是整整十二只!

    想当初,第一次见到的时候,疏星淡月对于这一群鹅子的战斗力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 第一反应是大白鹅确实好看,成群结队游过水塘的时候真是身姿优美,第二反应是山庄里莫非提供鹅肉宴?

    然后就被教做人了。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他拍摄中途停下来歇脚的时候, 选了一处草丛茂盛的田埂坐下。这块田里种着一大片草莓,此时正是成熟的季节,才一坐下来,草莓的甜香立刻在四周弥漫,引得人唾液分泌。

    疏星淡月累了半天, 又渴又热,见到这些红红水水,鲜艳欲滴的草莓,哪里忍得住,不由伸手摘了一个。

    还没把草莓送进嘴里,就听得一阵扑扇翅膀的声音。

    眼前光线一暗,疏星淡月抬头看去,就见一群鹅子凶神恶煞,拍着翅膀朝他滑翔而来。

    山庄里的大鹅养得很好,伸长脖子能够着人的腰。疏星淡月平时站着的时候不觉得,这会儿坐在田埂上,大鹅们又是从上至下,更显得凶神恶煞、气势汹汹,无处可以闪躲。

    幸好疏星淡月反应快,在被鹅子啄到之前,屁滚尿流地爬起来,然后就这样领着一群鹅流窜了大半个山庄,最后也没能逃脱,力竭之后屁股被狠狠啄了几口,导致他之后几天走起路来都是很难看的倒八字。

    从此这群鹅就成了他心里最大的阴影,每次来山庄的时候都要绕路走。

    并且不止一次言语鼓动两位庄主,希望她们早早把这群鹅子炖了,给大家的餐桌上加一道菜。

    可怕的是,因为当时正在直播,所以他被鹅追逐的英姿,被镜头从头到尾地记录了下来,成为了直播间观众津津乐道的经典画面之一。更令人发指的是,后来这段画面上了热搜,大批网友被大鹅圈粉,甚至煞有介事地成立了一个鹅子后援会。

    粉丝比他还多!!!

    并且每次他去了云来山庄,一旦被人发现,就有人追到他首页,让他多拍点鹅子。

    二

    在来到云来山庄之前,疏星淡月对鸡蛋的印象,就是超市里排在特制的纸壳里,一排排供人选购的模样。到了云来山庄,他才第一次体会到了从鸡窝里捡蛋的感觉。

    疏星淡月小时候学过一篇课文,叫做《今天我喂鸡》,作者把摸鸡蛋的过程写得诱人至极,如今他自己体会到了,也确实是有一种难言的成就感。

    尤其刚刚下的鸡蛋还是温热的,握在手心里,会有一种正握着一只小生命的错觉。

    所以这项工作,也成为他来云来山庄时的保留项目。

    但是这一回,有些不同。疏星淡月把手伸进去,摸到的却是一个柔软的东西。吓得他连忙缩回手,叫来了老板。

    一番折腾,从鸡窝里取出了一枚柔软的蛋。一般鸡蛋的外壳都是坚硬的,但这一枚不同,它像是一层薄薄的膜,十分柔软,甚至可以感受到内部蛋液流淌的触感。

    下这枚蛋的小母鸡刚刚长成,这是它下的第一个蛋,所以发育得并不完全,才造成了这样的“奇观”。

    疏星淡月十分好奇这枚鸡蛋的味道是否会有所不同,于是亲自把它送到厨房去煎了,对着直播间观众念了好长一番感言,最后尝了一口,发现跟普通鸡蛋也没有什么分别。

    顶多是云来山庄的鸡因为吃的是草、虫子和粮食,所以蛋的口感比市面上普通鸡蛋更醇厚丰富一些。

    三

    虽然云来山庄一年四季都很美,但秋天的云来山庄,无疑是天堂的天堂。

    这几年,云来山庄陆陆续续又扩展了不少,也多出了很多值得一看的景色:遍植银杏的小径,被霜染红的枫林,金黄的稻田,澄净的鱼塘,就连路边肆意生长的茅草也抽出淡紫色的穗,在风里招摇。

    至于吃的,那就一时半会儿数不过来了。

    树上长的,地里种的,水里游的,山里采的……可以让人从早到晚嘴都不停,住上一个星期,就要开始暗暗担忧自己的腰围。

    最多的当然还是水果。

    那些成片的果园就不提了,不光是山庄的客人能享用,就连网友们也可以买一份尝尝。因为物美价廉,所以生意爆好,自从开了淘宝店,云来山庄都不用找别的销路了。

    但是后来山庄又开始种别的水果,就比较做作了,一种只种个株。用老板的话说,就是什么都种一点,自己想吃的时候有。

    疏星淡月算是看出来了,这山庄的老板根本就不差钱。

    所以任凭网友们哭着喊着,要求山庄扩大规模,也根本不予理会。倒是村子里其他人见有这样的商机,纷纷开始种起果树。因为村子里的山大部分都是承包到户的,倒也不需要另外花钱,降低了成本,又不愁销路,倒也着实扶持起了一项新的产业。

    这并不是云来山庄给村子带来的唯一好处。

    随着客人越来越多,山庄周边的商业自然也被带动起来,村子里的人或是在山庄供职,或是在周边为客人们提供其他服务,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商圈。

    疏星淡月每次看到,都油然佩服两位看起来很年轻的老板。

    很多人都有改变现状的理想,但真正能做到的人却很少。

    而她们做到了。

    四

    如果没有豆制品,这个世界或许会失色不少。

    小吃界尤其如此。

    疏星淡月作为一个肉食动物,原本对各种豆制品并没有特别的偏好,反正就是菜嘛,吃也能吃,但并不会有那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但是在云来山庄吃了一个冬天的烤豆腐之后,疏星淡月对豆制品的认知都被刷新了一遍。

    炉子火烧得旺旺的,一圈人围坐在炉火旁,把烧烤网一架,已经发酵处理过的豆腐块一块块摆上去,烤到两面微微焦黄,散发出香气,同时豆腐块微微鼓起时,就可以取下来了。

    小巧的豆腐块,切成四四方方的小块,正好一口一个。热腾腾地从炉火上取下来,用刀或者筷子或者索性用手把豆腐沿着边破开一个口子,再用小勺往里垫一勺五香辣椒粉,整个放进嘴里,热辣鲜香,百吃不腻。

    烤豆腐有点单调?

    还有烤土豆、烤红薯、烤栗子、烤花生等着你,等下了雪,打了糍粑,又能加一样,总之绝不会亏待了嘴。

    一群无所事事的客人,守着炉火边吃边聊,牛皮快要吹破天去,偶尔饮酒打牌,不计较输赢,怡然自乐,好像时间都在这里慢了下来,让人能够尽情地沉浸其中。

    于是等冬天过去,疏星淡月脱下厚厚的衣服,换上时尚的春装,然后猛然发现,原来吃素也要担忧腰围。

    五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疏风淡月一直认为云来山庄的两位老板都是村里人。

    实在是因为江黛不对着客人的时候,能说得一口地道的本地方言,又对村子里的人事物如数家珍,横看竖看都像个本地人。

    等到后来听说对方出身一线大城市,原本是金融界从业人员,都始终不能相信,还以为是在开玩笑。再听说她是个语言天才,几年时间就把本地方言学得出神入化,听着就更假了。

    直到某天,一群外国客人不知怎么摸到山庄里来,疏星淡月适逢其会,在一边看热闹,听到大老板说着一口流利(虽然他听不懂)的外语,跟这群歪果仁顺畅交流,才终于信了。

    “但是为什么啊?”疏星淡月十分不解地问小老板唐含。

    如果是本地人,那就算再厉害,想回来建设家乡也是很正常的。但是江黛竟然只是疫情的时候意外滞留在这里,就决定留下来发展,而且还发展得这么好,实在是——

    开了挂了吗?

    但是小老板听到他的问题,却并没有回答,只是笑得十分荡漾,跟偷了鸡的狐狸似的开开心心地走了。

    疏星淡月愣了半天,才在弹幕的提醒下反应过来。

    就说这两个人哪里不对劲!

    作者有话要说: 算是查缺补漏的一个番外,顺便说一句迟来的节日快乐。

    这回是真的完结啦,五号新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