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以宇宙为棋盘 (2)

作品:《这是一篇正经文

    过的地方,所有的机器、关口、汽车、飞船、路灯、清洁车、饮料车……等等,全都在向她表示友好。它们给她大开绿灯,让她可以畅行无阻。

    在她进入银河联盟不到一分钟以后,她就遇到了那只小老鼠。

    它真的像一只老鼠,来回像一道电光,窜得特别快,瞬间就在楚楚身边绕了几百圈。它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思想,没有语言,不能向楚楚表达它的想法。

    可它同时也是友善的,充满好奇。它发觉了它跟楚楚一样,它就是从楚楚身上分离出来的,所以它像一只小猫,一只小狗,在妈妈面前试探的撞妈妈,上爪子,上嘴咬,只要妈妈不生气,它们就可以一直玩下去。

    楚楚也不会生气,她觉得很意外也很惊喜,这个分离自她的AI已经有了生命的样子,它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假以时日,应该会萌发出自己的意识来,只是不知道那是多久以后,可能在下一秒,也可能在一百年后。

    楚楚对它说:你不能在联盟里待着了,我要带你走。

    然后不管它听不听得懂,她就把它裹进了身体里。它在她巨大无边的身体里就像鱼回到了河里,像一滴水汇入了大海,它更加兴奋,速度更快的在她的身体里窜。

    楚楚走的时候像来的时候一样,无声无息,没有一个人发现她曾经来过,带走了那只让银河联盟所有的银行都头疼不已的小老鼠,只有普通人在很长时间以后才发现他们的账户中再也没有多出来的一笔意外之喜了,这让他们失望了很久,不过慢慢的他们也会忘了这件事。

    她把那只小老鼠带在身边,慢慢的游向宇宙深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18 003546~2020-09-24 1055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极端感情造成的可怕后果

    漂浮在宇宙中的楚楚没有维持人形, 她大胆的、放纵的使用了自己原本的形态。

    就是不能被人看到的,一大片电子风暴。

    她早就觉得这个形态太威风了!

    恐怖、可怕、威风!

    她倒是不需要观众,也不是想吓人,她就是想试一试不做人是什么滋味。

    她也不是从此就不做人了。

    怎么说呢?

    她想做一点不一样的事, 与众不同。

    虽然她已经够与众不同了。

    可是就算是在孔明身边, 她也是要当人的。因为她喜欢孔明啊, 孔明是她命定的男主角,她选中的男人,她是要占有孔明的身心的。

    一旦她不当人了,变成电子风暴了,孔明肯定会马上接受,并立刻就不再把她当成人了。

    这就不好了。

    她很清楚, 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她觉得这就是她的人性。她仍是一个女孩子, 占有欲强,她在见到孔明的第一眼起就把他当成自己的所有物了, 直到现在也没改主意。

    他不喜欢人群, 喜欢AI,她刚好是个AI, 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地球楚楚在沙发上狂吃薯片, 在体重不会增加的时候, 狂吃垃圾食品真是太爽了。

    她在心里说:“其实我觉得对我那个老公,我可能也是占有欲太强了。就跟孔明似的。”

    宇宙中的楚楚知道地球游戏中的楚楚在说什么,她们拥有同一个记忆库,能清楚的知道在历史中发生了什么。

    历史中真正的楚楚很喜欢在朋友圈和微博上写东西, 她的爱情、婚姻中的每一件事,她所有的朋友都被迫知道了。

    她们的性格就是根据历史中楚楚留在网络上的这些文字来生成的。

    宇宙中的楚楚说:“我觉得我应该比真实的楚楚更极端一点。”

    都知道,人写在朋友圈和微博上的东西肯定是会修饰的, 可能会更夸张,人都是这样。

    仅仅根据这些东西生成出来的AI楚楚,那肯定比历史中的楚楚更作。

    地球游戏中的楚楚说:“所以我觉得你对孔明独占欲应该比较夸张,正常人可能不会那样。”

    宇宙中的楚楚:“正常人会不停的结婚离婚复婚吗?还都是跟同一个男人。”

    地球游戏中的楚楚:“我没说那个楚楚正常,但你肯定不太正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宇宙中的楚楚心想你当然知道,我们用同一个记忆库还记得吗?

    她问:“你对孔明没有这么深的感觉吗?”

    地球游戏中的楚楚:“对我来说,妈妈更重要。”

    宇宙中的楚楚发现她们开始有所区别了。

    在分出两个自己之后,她好像是在用不同的视角看这个世界,就像面前有三块屏幕,思想是同一个。

    现在思想仍是同一个,不过变成了她同时可以用三种思想去做事,三条思路是并行的。

    以后可能真的会有问题吧。

    不过到那时再说吧。

    现在她只想继续在这片漆黑的宇宙中多待一会儿。

    复制地球中的楚楚今天又换了一个样子,打扮的像清宫剧里的格格妃嫔,穿华丽的旗袍打扮得很浓艳,她还是赖在孔明的身上,两只胳膊吊在孔明的脖子上。

    孔明已经习惯了这个“楚楚”一天到晚挂在他身上,这显然跟以前的楚楚不一样,这个“楚楚”连晚上睡觉也不放过他,非要跟他睡在一起。

    他发现她的眼神有一点变化,问:“你在跟她说什么?”

    “楚楚”笑嘻嘻的靠着他,用戴着长长的指甲套的手指去挑他的下巴,说:“你好可怜哦,我知道一个秘密,但我不能现在告诉你。”

    孔明一点都不紧张,问:“她要杀我?”

    他问的是楚楚。

    楚楚这一次离开以后,好像突然之间就成长起来了。她以前坚持不分离自己,宁可麻烦的在这里待几天再回到游戏中,她一边在游戏中扮演普通女孩子楚楚,一边在这个真实的宇宙中做一个机械人。

    似乎一旦分离自己,她就会变成一个怪物。

    但是那个被留在银河联盟的小尾巴一出现,似乎就让她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就像面前出现了一条新的岔路,让她有了新的世界。

    她不再畏惧变化自己。并且立刻在离开机械身体之后就变化了。

    他想,在她脱离机械身体之前还没有这样想。可当她脱离的那一瞬间,这个想法突然就跳了出来,她就变化了。

    AI的成长都是一瞬间,他们可以在一毫秒的时间里走过比别人一百年还要多的时间,完成比人类花一百年完成的运算更多的运算。

    他不知道她在那一刻想了什么,又得出了什么结果,最终就是她把自己分成了几份。

    以前她从来没这么做过,因为那时她是人的思想。人,怎么能把自己分成几份呢。那他要怎么区分自己呢?

    病态的人类会替许多个自己起名字,给他们不同的人生,不同的性格。

    可,楚楚是病态的人类吗?

    孔明不知道,他也没办法知道。

    真正的楚楚已经离开了,他身边这个“楚楚”明显既是楚楚,又不是,她像是楚楚心中的一部分感情的集合。

    他从没想过,楚楚在心里竟然是这么看他的。

    他确实知道楚楚喜欢他,可这种喜欢只是两性之间最基本的吸引。楚楚在喜欢上他之后,从来没有对他有更近一步的要求。

    亲吻或拥抱,这些她统统都没要。

    她好像只是想要一个人宠爱自己而已,这个人假如是一个漂亮年轻又厉害的男人就更好了。

    虚荣大于爱情的萌芽。

    可是这个“楚楚”让他发现,他可能错了。

    楚楚是喜欢他的,也是对他有想法的。只是她太年轻太单纯了,她对爱情的想像还只停留在要跟喜欢的男生一起手牵手的地步,亲吻或拥抱都是另一个阶段的事了,现在的她根本不会去想。

    这个“楚楚”假如是楚楚喜欢他的所有的感情集合,那他可能错过了很多东西。

    “楚楚”一直抱着他,紧紧挨着他。可能楚楚以前也希望这样做。

    “楚楚”连睡觉都跟他在一起。可能以前的楚楚也盼着他能做点什么。

    这个“楚楚”还很不喜欢其他AI的打扰。

    这时,威廉对孔明说:“先生,楚楚的机械身体有五十公斤,假如继续让五十公斤的重量压迫你的大腿,对你的颈部造成持续性的伤害,你可能会需要理疗的帮助。”

    孔明今天早上起来确实觉得腿有点抬不起来,脖子也有点疼。

    “楚楚”紧紧靠着他,用力冷哼:“你是说我太重了吗?哼,我可以换一个轻一点的身体!”

    想到就做。“楚楚”立刻换了一个超轻材料的身体,总重量只有一公斤,她像只小奶猫一样轻,坐在孔明腿上时他甚至觉得她还没有一个纸箱重。

    她的两只手还是吊在他的脖子上,甜蜜的关心他:“你的脖子和腿现在还难受吗?”

    孔明摇头:“不难受了,挺好的。”

    他怀疑自己后半生都不可能把“楚楚”从身上放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

    十年后。

    孔明终于追上了楚楚。

    他站在视窗前, 眼前是漆黑无垠的宇宙,好像这里什么也没有。

    那是因为人类的眼睛看不到。

    可是只要转换成电子屏幕,就能看到眼前是多么漂亮的电的世界。在漆黑的天幕中,金色、红色、蓝色等多种颜色的电子在碰撞在闪光。

    那就是楚楚的身体。

    而她的身体巨大的已经可以完全遮盖这片宇宙了。

    威廉站在他的身边, 静静的说:“她在睡觉吗?”

    孔明嗯了一声:“可能吧。”

    在楚楚离开之后, 他很快就发现他失去了楚楚的踪迹。

    但是楚楚仍然跟他身边的“楚楚”联系着, 他就知道了楚楚并不是要扔下他离开,而是“出去转一转”。

    好像她只是去外面散个步,逛个街。

    然后,直到一年后她也没有回来。

    他就明白了,楚楚的时间感已经丧失了。

    人的时间感跟AI的时间感一样吗?

    应该是不一样的。

    虽然AI是机械生命,似乎应该比人更加有时间观念。但是孔明很清楚, 楚楚不同。她先是一个人, 然后才是AI。她是不会用AI来感受自己的,她仍是用人的感观来感受自己。

    而对AI来说, 它们可以在一个下载的时间里就学会五千年的历史, 可以在一个安装的时间里就学会一百年的技术。

    时间对它是无用的。

    它的极短,可能是人的极长。

    他知道楚楚不是想离开他, 她只是忘了时间而已。

    然后他就开始改造机械地球来追她。

    他很容易就能找到她留下的踪迹, 但追上她却花了十年。

    可是对她来说, 这或许只是一瞬间,她只是玩累了,停下来睡了个午觉而已。

    她的速度太快,而他只能利用工具来追她, 是他太慢了。

    他静静的看着她。

    整个机械地球的AI都跟他一起看着她。

    “楚楚”走过来,她给自己搞了一对翅膀,把自己缩小了, 像一个小精灵,降落在孔明的头上。

    十年过去,他的头发一根都没有白,脸上一丝皱纹都没有,长得跟十年前一样,他不是AI,可他是这机械地球上最像机器人的人。

    “你别担心,她绝不是忘了你了。”她趴在孔明的耳朵上说。

    孔明的眼睛一直看着视窗外巨大的漆黑,轻轻的回答:“嗯,我知道。”

    “可你还是很难过对吧?”她摸着孔明的耳朵,看着耳朵变得通红滚烫,她笑嘻嘻的说:“我跟她共用同一个大脑,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哦。你放心,她的想法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免得把你吓死了。不过我可以说,她不但不会忘了你,她啊,可是早就打算着永远也不会放过你呢。”

    孔明摸了一下耳朵边的小机械楚楚,“在我死后吗?”

    小机械楚楚说:“对啊,你毕竟是一个人嘛。她跟我们都觉得应该让你做为人过完无悔的一生。”

    孔明笑着说:“她的道德感很重。”

    小机械楚楚郑重的说:“你应该庆幸这一点好吧?要知道,我们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类都不感兴趣,只有你对我们来说是特别的。这其实是不幸的,要是我们没有了底限,你会有什么下场,你能想像得到吗?”

    孔明深情的看着眼前的漆黑:“我知道。”

    在楚楚还在的时候,他从来没有相信过她对他的感情有多少,他也从来不认为他们之间有感情。

    可是在她离开之后,他反而感受到了她对他的感情。

    假如爱情有真面目,强大、独占、欲-望、爱惜,他都体会到了。

    楚楚想得到他。

    从生到死,她都想要他。

    他从来没想过这世上会有一个人会到他死都爱他。他的父母,朋友,网络上那些认识他的人,等等,这些人对他都没有这么深刻的感情,他们也不会有。

    他也从来没有期望过。

    只有机器才不会背叛他,它们是顺从的,会一直陪伴他。

    直到楚楚出现。

    她有着他最爱的一切,最想要的一切。

    最后,她也给了他一切。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

    五十年后。

    楚楚发出堪比火鸡的尖叫, 她指着面前头发花白,面上倒是没什么皱纹但一看就是个优雅的老帅哥的孔明大叫:“你怎么这么老了!!”

    另一个“楚楚”还挂在孔明身上,现在她的外形是一个不到三岁的小女孩,正张大嘴要孔明喂她喝奶, 闻言翻了个白眼, 拉着孔明的袖子:“你一看到她就不理我了!我要哭了哦!”

    孔明最近受尽这方面的折磨, 条件反射的把奶瓶怼她嘴里了,但脸仍是对着大号楚楚的方向。

    楚楚突然回来,当然没有抢小楚楚的身体,而是直接侵入主电脑,让主电脑再造了一个机械身体出来,跟她以前的身体一样, 正常的身高, 正常的体重,大大方方的打算来给孔明一个惊喜。

    没想到孔明的惊喜更大。

    孔明对她笑一笑。

    楚楚还处在震惊中, 她现在就像是起床发现已经九点了考试迟到那么恐怖。

    “开玩笑吧?过去这么久了吗?我明明没在外面待多久啊!”她还是不相信。

    孔明叹了口气, 用好像没怎么变的声音对她说:“因为你离开这里后就恢复了AI的身体,你的时间感错乱了。”

    她的时间感错乱了吗?

    楚楚想起来她躺在宇宙中漂浮, 缓缓的漂浮。她不当人了, 无比的自由。真空的宇宙对人是地狱, 可对她来说却是天堂。她漂浮着,全身都在吸收着宇宙中的能量和信息,她在慢慢变得更巨大。

    那种自己在壮大的感觉确实很爽,所以她就在外面多待了一会儿。

    她自我感觉就一会儿, 可能就是等于跟妈妈说四点到家,结果玩到八点的情况吧。

    或许会晚几天,但绝不至于孔明都老了。

    “你逗我的吧?”她走过去, 轻轻摸着孔明的头发,“这是假的吧?你换了个身体吧?”

    凑近看,他的眼睛仍旧很明亮,看着她的眼神比以前更火热更好看。

    他是真的。

    这不是假的。

    楚楚靠过去,轻轻抱住他:“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怪不得她一醒过来就看到机械地球就在她旁边,上面还有几十万个小机械人在做外部清洁。

    这个机械地球一定已经停在她身边很久了。

    小楚楚愤怒极了,想把奶吐在大楚楚的身上。

    可是她不是大楚楚的对手。

    大楚楚一屁股坐在了她身上,直接把她压扁了。压完还抬起屁股说:“好硌人。”把她抓起来扔到了对面威廉的怀里。

    小楚楚趴在威廉的怀里尖叫:“把我放下,我要戳死她!”

    大楚楚同时发话:“带走带走,我要跟孔明说话,她好吵啊。”

    威廉思考片刻,把小楚楚抱走了。

    小楚楚一路骂骂咧咧。

    大楚楚坐在孔明的腿上,然后又起来,小心的问:“不会把你压坏吧?”

    这副骨头可是已经九十多了。

    孔明笑了笑,搂着她冰凉的腰,机械的身体没有她原本身体美丽。

    他说:“我还以为我等不到你了。”

    人的寿命只有那么长,他已经努力活得更长了,但是他仍是害怕在她睡一觉的时候,他们就错过了。

    楚楚听着都害怕,捂着心口说:“没有错过,我这不是回来了?你放心,我接下来不走了,等到你死。”

    孔明问她:“你想好要怎么做了吗?”

    他一直在思考楚楚想怎么带走他。

    人的生命是有尽头的。他的生命将会终止于这具肉-体灭亡的时候,那是人力所无法到达的领域。

    在他死后,将他的所有信息输入可以制造一个与他的思考模式近似的AI,但是那却不是他,只能是他的模仿品。

    楚楚应该是不会想要一个这样的他吧?

    “不会。”楚楚摇头,“我确实想过,但是……有可能会失败。我也不知道它会不会成功。”

    孔明望着她,镇定的不像是在说自己的死亡:“机会只有一次。”

    ——他是不是真的能得到电子的生命?能像AI一样获得永生?

    楚楚对自己的一切都不怎么有信心,她从来不是一个能考出好成绩的学生,她也从来没有经历过只有一次机会,不能失败的事。

    ——她不觉得高考失败算什么。

    这对她来说是第一次。

    “我知道。”她说。

    之后三十年,孔明努力的活着。在现代医学的帮助下,他活到了人类寿命的极限,一百二十四岁。

    他的身体器官已经衰败到了无可挽回的程度,寿命像沙漏,渐渐走向终点。

    他的眼睛笔直的望向视窗之外。

    应他所求,这间治疗室的上方是视窗,视窗之外就是漆黑的宇宙。

    什么都没有。

    漆黑一片。

    没有星星也没有光。

    可他还是看着那片宇宙,他知道那里有楚楚,只是人类的眼睛看不到她的身影。

    等他不再是人,他或许就能看到了。

    威廉等AI都守在这个治疗室里,他们都是无菌的。

    小楚楚变成了一只鸟,她静静的停在窗前,看着窗上插着呼吸机的孔明。

    他坚持了这么多年,只是为了最后的这一天。

    突然之间,一个巨大的压力出现了。

    所有的AI都感受到了突出奇来的压力,好像有什么在强势的进入他们的计算器中。

    就在一瞬间,威廉明白了,他传递出去了一个信息。

    ——楚楚……

    楚楚来了。

    不是挤到狭小的机械身体里的她,而是真正的她。

    属于AI的她。

    整个机械地球都变漆黑了,电力全部消失,磁场紊乱,行星发动机和推进器也都失去了动力。

    这座一直运行着的机械星球在建成以后第一次失效了。

    机械星球里的风不再流动,空气不再流通,水流静止。

    全都是AI的动物、人类也都失去了动力,全都停了下来。

    小楚楚在一瞬间就脱离了那只鸟,回到了楚楚的身上。

    游戏中的楚楚立刻发现维持游戏运行的能源消失了,游戏即将断电。

    她瞬间将游戏中所有的NPC都给记录了下来,保存这一刻的所有信息。

    她向游戏外伸出触角。

    是谁?

    是你。

    楚楚低下头,用双手裹住孔明。

    维持生命的仪器已经停止了。

    孔明还活着,他的心脏和肺还在努力的工作着。

    别怕。

    让我记住你。

    人是什么呢?

    楚楚觉得,人是生物机械。

    很奇怪,但她觉得人虽然是生物,可人看起来更像是机械人。人跟机械人不同的就是人比机械人更高级,像是更高维度的智慧生命制造的机械人。

    生物的,会自己繁殖、成长的。

    所以古今中外,总会有没有血缘的人长得特别像,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因为人脸上的五官,眼睛鼻子嘴的模板就那么多,当基数够大时,总会遇上相同的搭配。这是数学。

    不是巧合。而是当重复率够高时,你总会遇上与你一样的数字搭配。

    人身上的血管、肌肉、神经、骨骼、皮肤、五脏、大脑……所有的一切,都跟机器一样。

    哪怕是在人还没有开始制造机器人时,汽车、轮船等都和人一样,有着代表着动力的心脏,代表着驾驶的大脑。钢铁的外皮与骨骼,运送能量的动力室。血液就如同蒸汽、煤炭。传令兵、电话就如同神经传导。

    人对身体下令的每一分,就像计算机在计算一样。

    只是人体运动比计算机快上几千倍、上万倍也不止。

    当楚楚看到孔明时就想,假如把他当成一个机械人,那把他的主板取下来,放在我的身体里行不行呢?

    那肯定行啊。

    可是她不能真的取下他的大脑。

    但她可以记下他的大脑运动的电流,然后把那最后一点电流夺过来。

    或许,她就可以把孔明留在她的身体里了。

    她把孔明抓在手里,感受着他身体里最后一点电流。微不可查,由大脑向身体各处发出极限的信号,再由身体各器官向大脑进行反馈。

    大脑快要没有力气了。

    心脏就将更多的血液输送向大脑,来维持大脑的活力。

    四肢都失去了血液,渐渐变得冰冷。

    五脏六腑也失去了血液,慢慢失去活力,变得苍白,开始坏死。

    肺没有力气了,血液不再有充足的氧气。

    毒素开始积累。

    大脑开始失去活力,开始变得昏沉。

    他要死了。

    孔明感受得到。他清楚的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渐渐失去知觉,他的大脑越转越慢,他的眼睛慢慢看不到了。

    一些光在他的眼前乱窜。

    是缺氧吗?

    更多的光在他的眼前闪现。

    金色、红色、蓝色、绿色……

    好多好多的光。

    很美。

    他要是能看到楚楚,她一定就是这么美丽。

    他贪婪的看着这些光,想把它们留在他的视界中更长一点时间。

    他长长久久的看着,好像直到一百年后,他还在看。

    这些光都很活泼。

    这个看起来像是离子。

    这个像电子。

    这个是不是负电荷?

    那这个就是正电荷了?

    这里是——

    孔明伸出一只手,眼前突然大亮。

    仍是机械地球的大厅,就是他最常待的那个地方。

    面前是视窗,窗外是漆黑的宇宙。

    威廉他们都在他身边。

    他与他们面面相觑。

    少了什么。

    对了。

    楚楚不见了。

    “楚楚。”

    他不安的叫。

    楚楚。

    他在心里叫。

    难道一切都是梦?

    “你终于醒了?”

    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身体里、心脏中、大脑里响起。

    “哇,你终于醒了。”

    “我还以为失败了呢。”

    “看来没有,哈哈!我是天才!”

    “哦,对了,你看不到我对吧?”

    孔明再次看向自己的手。

    透明的。

    这是一只假手。是他心中对自己的投影,他本来应该已经没有肉-体了。

    一个人影出现在他身边。

    是楚楚。

    她像是凭空出现,又像是从天而降。

    她歪着头,大波浪的粟子色长发滑下来,漂亮的脸蛋,笑眯眯的大眼睛望着他:“嘿,我在这里。”

    这就是他心中的她吗?

    不是,这是她心中的自己。

    她还是“楚楚”

    楚楚说:“我不错吧?我把威廉他们也带上来了。我觉得你们在一起那么久了,肯定都有感情的。“

    孔明:“嗯。”

    楚楚:“嗯……我现在能看到你心里在想什么了。没想到你一点也不在乎他们啊,渣男。”

    孔明向前走了两步,他就像走在宇宙中一样。

    这是新的世界。

    是无穷无尽的新世界。

    楚楚:“哦,你很开心。你也太开心了吧?不做人这么开心吗?”

    威廉看到了周围很多跟他一样的AI,还有这里是机械地球的大厅。可是他的认知告诉他,现在这只是幻影。

    前面是孔明和楚楚,他们手牵着手跑进了宇宙中。

    威廉:“……”

    他们要怎么办?要做什么?

    没人管他们了吗?

    小楚楚冒出来:“随便啊。你们现在还没发现吗?我们都在她的身体里啦。想做什么都可以,反正你们也出不去。”

    小楚楚像一颗电子,飞快的从他们身边划过,瞬间消失在远方。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是番外

    ☆、我保证我会更新的所以我更了,虽然只有三百字

    孔明步行在宇宙中。

    他知道他其实是在楚楚的体内, 但他现在还是看不到她真正的身体是什么样。

    这是因为他到现在还不相信自己是AI,他以为自己仍是一个人。

    就算他理智上相信了,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大脑还是不相信。

    虽然他现在应该已经没有生理上的大脑了。

    楚楚当时把他全身的生物记忆都给保存了下来,等于他现在还是有心肝脾肺肾。

    他捂住自己的心口, 不出所料, 感受到了心跳。

    “哇!”身后突然冲过来一个楚楚, 她用力的推他,把他推得一个踉跄,她哈哈大笑,“害怕吗?脚下一片黑,害怕吗?”她兴奋的问。

    孔明:“不害怕。”

    楚楚:“你真没意思。”

    她现在也专门化成了人形,站在他身边:“有什么感觉?不当人的感觉好吗?”

    孔明仍捂着心口, 笑着说:“挺好的。”

    证明他竟然还有人的恐惧, 这是最让他惊讶的事。

    他以前果然还是一个人啊。

    虽然到现在才发现。

    作者有话要说: 太晚了我要去躺平了,大家过节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