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6 章节

作品:《重生成帝王掌中娇

    侯府寻到了父后。

    他规规矩矩在父后的卧房前行礼,站在门前自我检讨:“昭雪一时失言,惹父后不快,还请父后责罚。”

    小小的少年站在月光里,眉眼与穆如归有七分的相似。

    紧闭的屋门突然被人从内打开。

    夏朝生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一把拉住穆昭雪的手,将小太子拉进了屋内。

    “父后……”

    穆昭雪红着耳朵,还未来得及开口,嘴里就被塞了甜甜的糖糕。

    他知道,这是父后最爱吃的点心。

    小太子心满意足地捧着糖糕,不知不觉,就被父后拉到了榻边。

    夏朝生怜爱地揉着儿子的脑袋,无声地叹了口气:“都怪你父皇,把你教成了这幅模样。”

    穆昭雪立刻放下糖糕,慌乱道:“父后,昭雪哪里做得不好……”

    “不是不好。”夏朝生心中又是一痛,“是太好了。”

    穆昭雪一愣。

    他将小太子拢在怀里,轻声喃喃:“你还小呢。”

    怎么不小呢?

    夏朝生像穆昭雪这么大的时候,还在太学里撒泼打滚,没事就□□出去乱晃呢。

    穆昭雪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同时再次涨红脸,小心翼翼地抱住了夏朝生的胳膊:“父后。”

    “嗯。”

    “我好久没和父后……这样了。”穆昭雪眼眶一热,忘记了宫里的礼仪,像寻常孩童一般,紧紧挨过去,“父后,我好想你。”

    夏朝生的心登时又酸又软,抱着自己可怜的儿子,说什么也不肯回宫了。

    毕竟,他气出皇城,也不是真的“气”。

    往深处说,他是害臊。

    换了哪个男子,乍一听到“娘”这个称呼,不恼?

    于是,皇后和小太子不肯回宫,倒霉的就成了穆如归。

    大梁的臣子们再次发现,他们的陛下心情不好。

    陛下的心情不好,自然也一般的不好,而是非常以及极其的不好。

    就在这最不好的时刻,嘉兴关传来了紧急军情。

    蛰伏了一个冬天的狄人,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穆如归准备出宫的脚步,被军情牵绊住,等批完折子,再抬头,天已经黑了。

    “皇后呢?”穆如归烦躁地按压着眉心,问身边的白六。

    白六和红五轮流在侯府的院墙上暗中保护皇后和小太子,而今,刚好轮到红五当差,所以在穆如归身边跟着的,是白六。

    白六在心里狠狠地羡慕着红五,然后迅速跪倒在地,毕恭毕敬地答:“皇后带太子去城外游春,掌灯时分方归。”

    “归哪儿?”

    “……镇国侯府。”

    ——啪。

    龙案上的青瓷茶碗四分五裂。

    白六在心里为茶碗默默哀悼,准备起身隐入暗处时,又听穆如归开了口。

    穆如归迟疑道:“去集市……可有买什么?”

    白六:“……”

    白六的大脑飞速运转,将皇后在集市上买的东西回忆了一个遍,然后才真真正正地隐入了暗处。

    事后,白六思考了很久。

    久到红五都回来了,他才恍然大悟。

    陛下想知道的,不是皇后和小太子买了些什么。

    陛下想知道,皇后有没有给自己买东西呢。

    “想什么呢?”红五与白六说了许多话都没有得到回应,忍不住蹙眉抱怨,“那么入神。”

    白六回过神,神情格外沧桑,沉默片刻,道了声:“陛下也不容易啊。”

    然后飘然翻出宫墙,去侯府守着皇后和小太子去了。

    红五:“……”

    红五莫名其妙地翻了个白眼。

    再过三日,宫中传来陛下即将御驾亲征的消息。

    夏朝生即便知道对付狄人,远不需要穆如归亲征,听了消息,还是忍不住回到了宫中。

    他前脚迈入长生殿的门,后脚穆如归就急匆匆从御书房赶了过来。

    穆如归见夏朝生,并不多言,直接将人打横抱起,往龙榻上放。

    情浓时,他勾着穆如归的脖子,轻轻唤道:“九叔。”

    穆如归动作微顿:“嗯?”

    “是你……”

    “嗯。”

    长生殿内陷入了一片暧昧的死寂,许久后,是夏朝生恼羞成怒的抱怨:“我明知御驾亲征是你放出来的消息,却还是……却还是忍不住……”

    穆如归含住他颤抖的唇:“朝生,是你自己回来的。”

    穆如归编制的网,只能困住一个人。

    夏朝生懊恼地叹了口气,剩下的话,很快就消散在了喘息里。

    事后,他赖在穆如归怀里,絮絮叨叨地说着穆昭雪:“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像你。”

    太像九叔,将自己隐藏在重重枷锁之下,连一点个人的感情都透露不出来。

    这样的孩子,未来会是很好的帝王,却怎么也不是夏朝生心目中,这个年岁的孩童该有的模样。

    他也知道,昭雪身负重担,不可能如寻常百姓般轻松,但身为父后,他总是想要孩子高兴些。

    穆如归一边替夏朝生揉腰,一边问:“像我,不好吗?”

    夏朝生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像你,于大梁而言是幸事,于他自己,于我,于你,不是什么好事儿。”

    穆如归不解。

    夏朝生懒得和九叔争辩,他翻了个身,一脚蹬过去:“你平日里都和昭雪说了些什么啊?”

    昭雪连他被气出皇城,都以为是自己的过错。

    穆如归谨慎道:“我教他的,都是治国之道。”

    夏朝生闻言,忍不住又蹬了一脚:“九叔,他是你的儿子!”

    “我知……”

    “你不知。”他有了些力气,翻身坐起,认真与穆如归掰扯,“他虽然是咱们大梁的小皇子,可也是个孩子,你成日里教他这些,他迟早会变得和你一样无趣。”

    “我无趣?”穆如归大惊失色,翻身将夏朝生重新压于榻上,“可是……可是方才的姿势你不喜?我再换换,你上,我动,也行。”

    夏朝生:“……”

    臊得满面通红的夏朝生挣扎了几下,还是没能逃脱穆如归的桎梏。

    这一夜,他为自己无心的话,付出了代价。

    穆如归起码换了五个姿势,且总在他最崩溃的时候问:“可是无趣?”

    夏朝生在榻上躺了一整天,揉着酸痛的腰,再次见识了九叔的“小心眼”,气得想出宫。

    但他气着气着,又笑了。

    夏朝生偏过头,望着窗外的残阳,仿佛又回到了刚重生那日——

    赤红色的晚霞在窗外燃烧,满屋药香。

    他闭上眼睛,眼角滚落了一滴泪。

    这一遭……总算是没白过。

    十二月,大梁出兵伐狄。

    穆如归自然没有亲征,领着众将士的,是金吾卫统领言裕华。

    言裕华临行前,与穆如归道:“我是大梁的将士,我的剑应该见血。”

    终年守卫皇城的金吾卫,终于向外踏出了一步。

    不论结局为何,穆如归都欣然应允。

    唯有秦轩朗,在言裕华临走前,一改往日的刻薄,沉默着送上了一柄宝剑。

    “这是以前我爹……呵,秦家家主收藏的佩剑,不是什么稀罕物,但也肯定比你终日拿着的那些花里胡哨的武器好。”

    秦轩朗不耐烦地望着言裕华:“你要不要?”

    他态度嚣张,大有言裕华犹豫,就把剑抢回来的架势。

    言裕华好生收起长剑,弓腰作揖:“多谢。”

    秦轩朗轻哼着扭身,背对着言裕华,不情不愿地嘀咕了一句:“见到悦姬,把人带回上京吧。”

    悦姬之事真相,所知者不多。

    秦轩朗跟随穆如归多年,自然知道内情。

    言裕华没想到秦轩朗会提这么一句,神情严肃地起誓:“我不会因为悦姬,对狄人手下留情。”

    秦轩朗一时气笑,拂袖而去。

    此战……自然是大胜而归。

    狄人不是国力富强的大梁的对手。

    再往后几年,小皇子长成了翩翩少年,提前开始监国。

    对于太子监国一事,朝臣们见怪不怪。

    如今的大梁,国泰民安,太子又和穆如归太像,监不监国……其实都没什么区别。

    小太子也没觉得什么不对。

    他早早接触朝政,父皇和父后见他上手,经常出宫几日,再携手而归。

    日子久了,某日穆昭雪瞧见凭空出现在榻前的玉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他处理奏折的时候还在想,父皇和父后估计要好几日才能回来。

    是玩到了边关,还是玩到了江南?

    穆昭雪偏头望着父后往常带回来的一架子的礼物,勾起唇角,心下稍安。

    直到秦轩朗带着礼部的人,来询问登基大典的流程,穆昭雪的心才咯噔一声响,意识到问题大了。

    “殿下?”秦轩朗好心提醒,“初八,是个好日子。”

    穆昭雪气得要炸毛,面上还是水波不惊:“那便是初八吧。”

    年纪轻轻的小太子在众人走后,哭唧唧地抱着父后带回来的一只小布老虎,窝在榻上生闷气,而离开上京城,与穆如归作寻常人打扮的夏朝生,也生出不舍,扭头去看巍峨的上京城。

    “怎么?”穆如归勒紧缰绳,温柔地注视着他。

    夏朝生为难道:“昭雪……该生气的。”

    “他已经大了。”穆如归并没有他那么多的忧虑。

    夏朝生叹了口气。

    穆如归策马来到他身边。

    大梁高高在上的帝王,温柔地拂去他肩头的落花,语气缱绻又缠绵:“皇城困你多年,如今……该我陪你了。”

    —完—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正文到这里结束啦w番外也会继续更新哒

    感谢大家订阅,嘿嘿,下一篇还是古耽,大家可以点开预收收藏一下!!!!!《摄政王的心尖宠》文案之前已经放过了,再放一下《师尊帮我历情劫》的文案↓

    1

    正道魁首,清虚宫仙尊沈慕云,竟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他为了清虚宫在人世间的地位,残杀妖族,谋害人皇,干尽恶事。

    连修仙界掀起的场场恶战,都是他在背后推波助澜。

    所谓,不过是借刀杀人,让座下首徒盛思君,死无葬身之地罢了。

    得知真相的盛思君悲痛欲绝,亲手将斩妖剑刺入沈慕云的心口:

    “师尊,你骗我!”

    2

    清虚宫下,有万丈寒潭。

    沈慕云被血锁束缚在寒潭之中,终日受九层天雷加身之苦。

    紫色的天雷从天而降,潭水中苍白的人影细微地颤抖起来。

    一滴血泪从沈慕云的眼角跌落。

    “师尊,你可知错?”

    沈慕云倏地抬头,一头青丝化为白雪。

    盛思君的瞳孔猛地一缩:“师尊!”

    最后一道天雷降下,幽幽道音在天地间响起:

    罪人沈慕云,为天地不容,身死道消,不入轮回。

    3

    沈慕云乃九天之上的一滴绝情绝爱的清露。

    他的任务,是帮助天道,为下凡历劫的仙君设置劫难。

    沈慕云拿着剧本,兢兢业业地走剧情,眼见一清虚宫的仙人即将重归仙界,谁曾想,剧情走到关键处,被他坑惨了的首徒盛思君,忽然黑化——

    盛思君非但没将他这个“罪人”处死,还在清虚宫的寒潭玩起了小黑屋。

    沈慕云只好使出最后的绝招,死遁。

    盛思君亲眼看着沈慕云身死道消,彻底疯魔:

    “师尊,你就那么恨我?”

    走完剧情的沈慕云,毫不犹豫丢弃仙尊马甲,在人世间快活。

    可不知为何,过去的仇人接二连三地冒出来:

    妖王捧着妖丹,逼他双修;人皇宣告天下,立他为后……沈慕云记都没记住的人,全部哭着喊着向他倾诉爱慕之情。

    最让沈慕云想不通的,是那个最该恨他,怨他的徒弟,

    居然在得知他命不久矣后,毫不犹豫地将剑插进了心窝——

    盛思君的眼角眉梢侵染痴迷,漆黑的眸子里,翻涌着刻骨的癫狂:

    “师尊,我把命给你,好不好?”

    感谢在2020-10-05 225911~2020-10-06 2333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甜甜圈不是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蘑菇不喜欢炖鸡 40瓶;唯一 5瓶;阮榆柒 2瓶;南川柿子谷、煜?尼、沫|雅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