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正文完

作品:《我哥他超飒

    “这家酒店生意能那么好, 可不仅仅是关系到位,这菜的味道是真的好。”计扬咽下口里的食物,勉强垫了垫肚子, 对毛铭宇笑道, “可以啦, 想说什么, 我听着呢。”

    毛铭宇却在观察计扬,“一年没见, 你变了很多。”

    计扬笑:“变得英俊潇洒, 风流倜傥了是吗?”

    “……”

    毛铭宇夹起一块肉放在嘴里,嚼了半天, 又看了计扬一眼,好像很犹豫一样, 说道:“其实这次过来我也想了很久, 只是甄雪觉得我该过来,我也不想欠你的人情,所以我才过来。”

    “嗯。”计扬点头赞同, “确实,你要怎么报答我, 说来听听?”

    毛铭宇顿了顿, 觉得计扬这表情太过理所当然,不过就是劝他和楼瑾和好,还是让他先低头道歉, 怎么就自己欠了计扬一副天大人情的模样?

    但是在计扬心里可不怎么看。

    要不是自己拦着, 毛铭宇一定会在作死的路上狂奔不止, 得罪死了楼瑾, 不但让他在学校身败名裂, 回头还会顺藤摸瓜,打了小的杀了老的,最后让整个毛氏企业都为毛铭宇的任性买单。

    说实话,这个恩情是天大了。

    毛铭宇不说报恩这事,计扬也就忘记了,他如今既然主动找上门来,计扬没有错过的道理。

    而且说实话,人心肉长的,你对别人好,别人也不会一门心思的恶你,人情往来,左右都得有一个先付出的人,才能够达到良好的互动。

    计扬从不介意对别人表现自己的善意,也不会拒绝对方真心实意的回报。

    计扬看着毛铭宇,等他继续说。

    毛铭宇组织了一下语言,才说道:“去年年后,我和父亲聊天,记得父亲曾经说过这句话,楼氏就要变天了,安老头不是个安分的人,他问我毛氏要不要加入这狩猎的狂欢,但没等我回答,他便说还是不要,用良心换来的钱,他怕自己睡不着。”

    计扬一脸莫名看他。

    毛铭宇知道计扬没懂,便详细解释道:“去年年后啊,我父亲便已经知道会有这一乱,可那时候楼苏峰夫妇还执掌楼氏,安国智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的股东罢了。”

    计扬脸色一变。

    筷子“啪”的一下就砸在了桌子上。

    明白了!

    彻底明白了!

    他就说嘛,以作者的笔力,怎么写得出来每个角色的人性,写出善与恶的对立面。在这本书里,恶人就恶到底,善人就傻到底,这天上地下一方时空,就楼瑾一个善恶难辨,真正做到人性复杂描写的存在。

    换句话说,安国智既然是个oss,他就要恶到底!

    临危受命,篡夺公司算什么?

    这货必须隐忍不甘,谋划人命,所有的血债,都得他一个人扛着。

    所以。

    楼瑾父母去世这件事本身就是谋杀,同时也是安国智身上最大的漏洞,是楼瑾逆风翻盘的最关键证据!

    说什么来着。

    你对别人好,别人也会有一定回报。

    这么重要的消息,谁能想到竟然是从初期的一个小boss的口中说出来的呢?

    或许楼瑾也会从其他的渠道得到消息,肯定可以为父母报仇,但曾经的仇人雪中送炭的行为是不一样的,如果处理得当,甚至能够和毛氏形成一个较为稳固的联盟,互助互惠。

    计扬始终认为,人在社会飘,多个朋友多条路。

    计扬激动地睁圆了眼睛,问毛铭宇:“你愿不愿意当证人?”

    毛铭宇不太愿意:“我只是道听途说,没有真凭实据,上不得法庭。你们不如试着收集证据,然后劝服我父亲,他或许会为你们出庭。”

    计扬想想也是,他已经没有吃饭的心思,起身抱住毛铭宇,说:“以后就是朋友,回头我送你一个全套皮肤的敖丙。”

    等着计扬匆匆离开后,毛铭宇这才想起,敖丙不是那个被哪吒抽筋扒皮的倒霉三太子吗?

    想到这里,整个人都不好了。

    ……

    计扬离开餐厅就给楼瑾打了一个电话,问明了地方,便杀了过去。

    等到了地方就看见楼瑾和楼苏星都站在马路边上,似乎在一同等他。

    计扬下了车,喊了一声:“小叔。”

    楼苏星看了楼瑾一眼,没说话。

    楼瑾这时抓住计扬的手,开口问道:“你说的那些,都是毛铭宇告诉你的?是不是说明,毛友国知道什么?”

    计扬肯定地点头:“毛铭宇话中复述了他父亲的话,也说过如果有物证,或许可以再找他父亲帮忙。”

    楼瑾抿紧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然后转头看向楼苏星,说:“倒是峰回路转,下次开庭或许就是安国智的死期了。”

    楼苏星说:“那也要看毛友国会不会答应咱们了。”

    楼瑾说:“我们去说未必有用,但倪芹若是可以说服她母亲,或许有用。”

    楼苏星点头:“倪芹母亲是毛友国的三妹妹,两人关系向来不错,应该是有用的,明天你去找倪芹。”

    楼瑾却坚定摇头:“我不去,你去,你知道她一直等你开口。”

    楼苏星脸色微变,冷面上难得多了几分赧然。

    计扬在旁边听着,一开始人物关系完全混乱,没等理清楚,就被后面楼小叔的表情震撼。

    开口惊讶道:“难怪倪总老帮我们,原来是因为小叔你吗?我一开始还以为……”

    唔……这就不对了吧。

    原书里倪芹出场那么早,对楼瑾的感情是过了明路,怎么又奔着楼小叔去了。

    难道是楼小叔在原文里出场的太晚,没机会和倪芹培养感情。

    后来转念一想。

    卧槽。

    楼小叔在原文里,该不会是楼瑾在感情线上的打脸对象吧?楼小叔假意背叛楼瑾,让倪芹失望误会,投入楼瑾怀里,最终导致楼小叔黑化,彻底站错了边。

    计扬发现自己都可以去写小说了。

    这恩怨情仇的狗血故事简直脑补停不下来啊!

    此时,楼瑾和楼苏星顾不上计扬的心里的一出大戏,两人反而面色凝重地讨论了起来,最后楼苏星说道:“我知道了,我去找倪芹,这事交给我。”

    楼瑾点头:“能有小叔在,我很高兴。”

    楼苏星推推眼镜:“一家人,说这些,我先走了。”

    待得楼苏星上车离开,计扬注意到楼瑾看着楼苏星的方向微笑,脸上的笑容柔软,眼底都是星光。

    计扬想了想,然后笑了。

    这样很好。

    没有背叛,没有离别,坏人就干干脆脆的打死,所有的误会都不存在,一家人就永远是一家人。

    “在想什么?”楼瑾问他。

    计扬看着楼瑾笑:“没什么。”

    楼瑾不高兴地抿着嘴:“为什么毛铭宇会去找你?你之前怎么不和我说一声?你们究竟什么关系?”

    啊啊啊啊!又来!?

    计扬受不了这个醋坛子,转身就走。

    楼瑾在身后叫:“你去哪里?车在地下停车场。”

    计扬转身走回去,半路上就被楼瑾抱住,男人的身边在耳边说:“别生气,我不问就是了,你跟我回家,好不好?”

    一句话说的计扬心口发软,特想锤着楼瑾的心口抱怨一句,傻瓜。

    然后他话没说出来,只是一拳锤在楼瑾的胸口上,楼瑾被锤的一阵闷咳,抱着他的手臂却更紧了。

    计扬便用了全身力气地回抱他,“回家!”

    ……

    20xx年8月20号

    上午九点。

    京城高级法院就东方集团前任董事长兼执行总裁楼苏峰在职期间渎职一案第三次开庭审理。

    鉴于第二次庭审结束时,原告拿出了有力证据,法官在三次庭审开庭,就要当庭宣布判罚结果。

    无数媒体记者等候在法院门口,甚至有信号车开到法院门口的路上在京城电视台进行直播,无数人守在电视机和游戏前面,等待最后的结果。

    事实上,记者的新闻报道里,已经明确表示,这次开庭后的结果已经注定,相信很快就会结束,届时最近在网络上爆火的《上古》游戏,或许会发生股权变动。

    然而大家等了又等,预计的半个小时,庭审没有结束,一个小时也没有结束。

    这个时候记者们已经忍不住凑在一起议论纷纷,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耽搁这么长的时间。

    《上古》游戏内,几乎每场比赛的房间里,都会出现同样的问题,“有人知道结果怎么样吗?审完了吗?”

    没有人回答。

    庭审大门始终紧闭,守护在门口的法警阻挡了所有媒体记者的好奇窥视,直到两个又十分钟后,一辆救护车呼啸而至,随□□审大门终于打开。

    当担架再抬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看见了晕倒在担架上,需要靠氧气救命的安国智。

    “什么!?”

    “是安国智!”

    一片哗然!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本该意气风发,接掌东方集团,迎接世人掌声的安国智,怎么会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被救护人员给抬出来。

    有人高举相机,拍到了安国智的脸上特写。

    虚胖的脸上密布汗水,眼睛下面都是黑痕,紧闭的双眼睫毛乱颤,仿佛在昏迷中也被什么可怕的东西追着一般。

    进去的时候何等的意气风发,再出来,竟然虚弱如此。

    “怎么了?谁知道怎么了?”

    “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了吗?”

    “快看,有人出来了。”

    于是目光和镜头一起转移,落在了从庭审厅里走出来的一行人。

    有倪家的倪芹,她身边是倪家的当家主母,以及毛家的三小姐。有毛氏家族的掌舵人毛友国,他的儿子毛铭宇。

    再加上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楼氏家族的两位年轻人,楼瑾和楼苏星。

    整个京圈的豪门显贵,竟然有三家出现在了法院里,而且俨然连成一气,周身都萦绕着胜利的光辉。

    嗅觉敏锐的记者们,当然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楼瑾和楼苏星俨然得到了京圈豪贵们在背后支持,这次的案件审理必然已经峰回路转,在这些人的支持下,说不定楼苏峰的渎职案会变成安国智的渎职案,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当记者围上去的时候,法警将人拦在外面,这三大家族选出的发言人往前面一站,满脸冷厉地说道:“杀人者,不要有侥幸的心思,天网恢恢,逃不过律法的惩治。安国智先生以为在法庭上昏倒,就可以躲过法律的惩罚,但是在这如山般的铁证面前,没人可以侥幸!”

    记者都疯了!

    不是渎职案!

    是杀人案!

    是安国智杀了人吗?

    杀的谁?

    杀的楼苏峰夫妇啊!!!

    顿时闪光灯闪个不停,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楼瑾。

    楼瑾面色冷锐,狭长的凤眼里锋锐的气息扫过众人,沉声说道:“我会为父母讨回公道,绝不会放过安国智!”

    是真的!

    安国智真的筹谋设计了楼苏峰夫妇的死亡,不但想要谋夺东方集团,甚至对父母已经双亡的楼瑾赶尽杀绝。

    这个人,太可怕了!

    简直就是罪大恶极!

    这一瞬间,就好像整个华国都躁动了起来!

    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从渎职案变成的谋杀案,都在骂安国智这个老东西不是人,在议论楼瑾在逆境中求生,顽强开设公司,联合纵横其他家族,终于为自己父母报仇雪恨的故事。

    简直就是小说里的桥段啊!

    英俊的,富贵的,隐忍的,才华横溢的楼瑾,一时间几乎上升到了全民男神的存在。

    最重要的,楼瑾的长相出现在各大电视新闻媒体上,甚至还上了央爸的新闻联播,一时间,吸粉无数,年轻的女孩嗷嗷叫着我老公。

    在这颜即正义的时代,楼瑾还站在正义道理的一方,一时间流量洗地,比超级巨星的曝光量都要可怕。

    计扬在电脑上看着这个月财务报表,嘴巴都快笑歪了。

    钱,都是钱啊!

    在庭审结束的这几天时间里,《上古》的同时在线人数高达百万,日活跃人数达到了千万。

    知道呼吸都在赚钱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吗?

    就特么是计扬现在这样的啊!

    一百平米的房子算什么?

    不!

    我要买下海岛给自己建一个海岛别墅!

    一百万的车算什么?

    不!

    我要买千万的跑车,今天开红色,每天开黄色,后天开蓝色。

    计扬表示,我!计扬!膨胀了!

    “别笑了,我都被你笑醒了。”一只手臂环上计扬的腰,男人困倦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睡觉了,乖……”

    “睡你麻痹起来嗨啊!”计扬一把掀开男人的被子。

    “咔!哒哒哒!”睡衣的衣扣崩裂的到处都是,计扬魅惑狂狷地擦去嘴角口水,凶猛地扑向楼瑾。

    “……”

    楼瑾犹豫了一秒,躺平。

    逆来顺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