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悲从天降喜不自收(完结)

作品:《四小阴门

    靖環安话一出口,顿时大战一触即发!只见那鲛人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后,竟是不声不响的,身化一道残影,直接扑向了我们众人!

    暗道一声来的好,我当时就甩起一刀斩击,迎着血红的鲛人王挥斩了过去!眼见我这一道斩击打来,这鲛人王顿时身形急停,竟是双手握拳,猛地对着我的斩击打了下去!

    肉拳对空斩,耳中就听得一声炸响传来,只见烟尘中白光红影一分,这鲛人王竟是直接一拳打爆了我的斩击!

    这一下可是大出了我们的意料之外,虽说我们早就知道了鲛人王的厉害,但是我此时信心暴涨之下,怎么也没想到,这鲛人王竟然强悍到如此地步!好不容易生出的自信心,现在在这一拳之下,也是荡然无存了!

    当然,我这一击,也并不是一点效果也没有!鲛人王用拳头打爆我的斩击之后,他右手的拳面,也是被我的斩击砍破开了鳞甲,留下了道道鲜红的血液!

    不可思议的看看自己拳头上的伤口,鲛人王竟是满面阴狠的笑了起来!伸出长长的舌头,将手掌上的鲜血舔干净后,竟是对着我点了点头,冷冷的笑道:“很……好!你……比……当初……强大……很多!”说完,不等我接话,这鲛人王就再次向着我们猛冲了过来!

    一见鲛人王来势汹汹,我连忙让众人分开,手中提着宝刀,就带着满身的灵火,迎着鲛人王直冲了过去!二人相撞,高大的鲛人王先是一声爆喝,直接用声波震开了我体外的灵火,随后抬起手掌就直接向着我咽喉部位抓了过来!

    眼见这家伙出手太快,我就连忙挥起宝刀截击他的手腕,先前与我对碰了一招,这鲛人王也是知道了我的宝刀能破他的鳞甲,当下也不与我硬碰,而是手腕一翻,就直接奔着我刀背抓了过来!

    如此一来,我二人攻守同施就打在了一处!面对强敌,我也不敢有什么保留,咬牙硬挺之下,真是恨不得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

    我们这个级别的战斗,其他人根本就伸不上手!老少英雄干着急之下,那漫天的恶鬼游魂,也是纷纷而至,一瞬间,大战就再次爆发了起来!

    我们这边争斗的热闹,魁府那边也是差不到哪去!只见靖環安带着四名鬼将猛攻之下,那魁府的翾生八门大阵,也是爆发出了应有的力量!

    八门急转,那双头蛇的阵形当时就如活了一般,飞快的运转了起来!一股股灵力在金依真的控制下,全都汇聚到了蛇头,频频的向着靖環安发起了攻击!

    要说靖環安,这家伙是真够厉害的!虽说他现在是人的身子,但是打斗起来,那简直就有如怪物一般!只见他双手飞舞之下,打出道道的阴风灵力,口中念念有词,竟是以脚下河滩沙土,作为了武器!

    碎石成浪,沙土成箭,声势浩大之下,靖環安单人就抵住了魁府千人的大阵攻击!手中指决不停,脚下沙暴不断,靖環安与蛇头硬拼的时候,那四名鬼将却是绕道魁府的后方,偷袭起了蛇尾的部分!

    眼见这靖環安太过难缠,金依真掌控全局,就高高举起了手里的骨杖,断喝了一声:“盘!”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这一身两头的巨蛇大阵,顿时首尾急转,好似盘龙一般,就将靖環安与那四个鬼将,紧紧的围在了当中!

    阵势一成,金依真手里的骨杖再变!只见他一阵抖动念咒之下,这大阵中的人群里,顿时跳出上百个魁梧的伙计,就好似邪灵附体一般,全都吱哇怪叫着,冲向了那四名黑袍的鬼将!

    如此一来,我们两方可谓是战事空前!我和鲛人王火拼自不必说,而倪坤他们带领门人弟子抵抗这无穷无尽的恶鬼攻击,没有我的阴兵集做后盾,他们不多时,就显得人单力孤,形势是十分的吃力!

    再说靖環安那边,他一见自家的鬼将竟是被那些通灵的伙计给拦了下来,当时恼怒之下,竟是不再与两只蛇头硬拼,而是直接一个飞身闯入了阵中,帮着那四个鬼将,一起杀戮起了那些伙计!

    长话短说,几方人马打斗的昏天暗地,根本就分不清战了多久。就在我被鲛人王攻击的连连后退之时,却是听得四小阴门的人群里,突然传出了几声悲鸣!

    分神之下,我控制不住的偷眼看了过去,结果被鲛人王抓到时机,他抬起右掌,直接就将我拍飞了出去!

    有噬云宝甲护身,这一击虽重,但是对我并没有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身在空中一见鲛人王趁机冲来,我就怒瞪起了烛龙金眼,直射出一道金光,将他阻拦了回去!等我扑通一声落地之后,我连忙转头再向人群中看去,只见一看之下,差点疼得我眼前发黑,昏死当场!

    原来出事的人,竟然是草堂的两位老爷子,袁玉峰、尚辉青!

    只见这两位老爷子在混斗之中,竟是被地下冒出的恶鬼偷袭,众人来不及解救之下,两位老者顿时身死当场!

    暗骂一声倒霉,我当时就大吼了一声:师父!就在我吼声响起的一刹那,老道贾元凡却也是一声惊呼,缓缓的跪倒在了地上!

    原来贾老道看见两位老爷子不幸遇难,心中悲愤之下,老头子竟是急火攻心,犯了心绞痛,而此时群鬼之中有几个阴险之辈发现了时机,悄悄背后下手,直接就击穿了老道的胸膛!

    天大的噩耗接连传来,顿时将我们众人打击的,简直要丧失了斗志一般!眼见这样下去,大伙非全军覆没不可,孟常云就与倪坤频频的大吼了起来:“都沉住气,别慌!前人已走,再哭无用!我等以身证道,虽死犹荣!”

    就在我浑身颤抖正在观望这一切的时候,闫二举和宋科却是突然脸色大变的,对着我放声大吼了起来:“刀爷小心!”随后不等我反应过来,闫二举就飞身向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心头猛地一抖,我连忙转头看向了身后,只见那鲛人王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脚边!看着眼前急速放大的怪手,我心说:完了!

    就在这只手,眼看要抓上我脸面的时候,只听我头顶一道风声响起,随后竟是有个人影,直直的撞在了鲛人王的怀里!

    大吼一声:“不要啊!”我是整个胸腔里的热血,都沸腾翻涌了起来!可是一切都发生在了眼前,想说什么已是无用!只见闫二举飞身冲撞之下,竟是实实在在的撞在了鲛人王的身上!

    一声闷响传来,鲛人王两米多高的身躯,竟是被棍爷撞的倒退了一步!可是闫二举再想脱身,却是已经不可能了!因为鲛人王的手掌……已经在他的背后,穿透了出来!

    “狗日的,爷爷我和你拼了!”

    我这边正被眼前发生的事情,惊得神智呆傻,宋科的吼声,就在我头顶上方响了过来!只见球爷泪流满面,青筋暴跳之下,竟是带着满脸狰狞的血纹,挥舞着判官双笔,向着鲛人王怒冲了过来!

    眼见这家伙要犯虎,我连忙起身抬起一脚就将他踹飞了出去!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我就对着球爷开口叫道:“醒醒,不能搭两个!”

    宋科被我踹到在地,当时就喊着闫二举的名字,嚎啕大哭了起来!眼见他此时忘记了保护自己,景公招魂四人连忙将他护在了当中!这一来,混战的局势下,空白的地方,就只剩下了我,还有提着闫二举的鲛人王!

    冷笑着看看我,鲛人王甩手一抛,竟是直接将闫二举丢入了我的怀里!单手抱着激烈抖动的棍爷,我的眼泪是如泉涌一般,再也收不住了!

    强打着精神对着我笑了笑,闫二举就吐出了一大口的血沫子,对着我气若游丝的说道:“没……没什么可惜的!人这一辈子,总难免一死……咳咳……只不过……只不过是早死晚死罢了!别……别伤心难过……你是刀爷,你得……你得完成……自己的……使……命!”话音落下,棍爷是撒手西去!

    “王八羔子,你陪我大哥的性命!”一声哀嚎,我就死死的抱紧了闫二举,满眼血泪的看看一脸得意的鲛人王,我是口中咬碎钢牙,举起手中的宝刀,我就大吼着向他冲了过去!

    头脑空白,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战斗的,只感觉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完全是凭着本能,不断的挥刀劈砍!

    一次次被鲛人王打倒在地,一次次大吼着翻身爬起来,直到我手里的不问,重重的飞向了远处,我这才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完了,一切的事情就这么完了!什么封门大限,什么为兄弟报仇,全都完了!无力的忍受着心头的剧痛,任凭嘴角的鲜血止不住的流淌,看看高高在上,俯视我的鲛人王,我心说:动手吧!也许死亡,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是最好的事情……

    …………

    刺目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照在宽大的书桌上,五年以后,江西老四喜故居。

    “王灿,王灿!快出来,你家那俩小孽又打起来了!”

    “这怎么又干仗了?我说老喇嘛,你就不能帮我看着点?”

    “我看的住吗?那俩小子跟野驴似得,老喇嘛我差点让他们给拆喽!”

    “找孩他妈去!”

    “别提了,那俩大小姐说买菜,结果借引子打麻将去了!”

    …………

    “找他们俩干爹去,我现在没空!”

    “你就更别指望哪两个家伙了,一大早就溜出门了!”

    “一大早?干啥去了?”

    “说是用高科技(qq)泡了俩妹子,早上五点就收拾的人模狗样,进城了!”

    …………

    完蛋的玩样,没有一个能指望的上的!各位,不好意思,你们也听见老喇嘛叫我了,书写到这里,也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什么?你问我还没写完呢,怎么就结束了?最后到底怎么样了?幽魂界大门封闭了吗?我们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呵呵呵……各位啊,其实不用我说,你们应该也已经猜到了!没错,结局很圆满!至于过程吗,你们可以发挥一下想象力,来推测一下我们后来所发生的事情!正如创造学之父,奥斯本说的那样,想象力,是推动人类前进的能量,没有想象力,一切的文明都会止步不前!

    这也算是我,在本书的最后,给你们留下的一道,称不上谜题的谜题吧!当然,问题太难,显得我不够厚道,我给你们留下几条线索,你们可以顺着线索往下猜,很简单,小孩都能猜的出来!

    第一,靖環安还活着,我也认了他这个大哥。

    第二,我最后封门许愿的时候,没有许愿解开我身上的阴兵集,而是许下了对我来说,更有意义的愿望!

    第三,我们大战之时,秦家的人,在幽魂界内造反了。

    怎么样,很简单吧?呵呵呵……好了各位,感谢大家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长久陪伴,四小阴门虽然完结了,但是咱们来日方长,相见的时日还有很多,所以现在短暂的分别,就应该潇洒干脆一些!用句古时候绿林道的套口讲,合字,并肩字,风打把头子,吹竹片片青,常山不老绿,咱们后会有月明!再见兄弟姐妹们,期待下一次,你我相逢在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