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看取明镜前(下)

作品:《霸道剑仙俏白莲

    天帝御景算得上是个似曾相识的人。

    她有着沉惜所知的御景所有的特点, 却总令她在相处时怅然想道:啊,果然不是御景。

    说“总”,是因为这个御景实在黏人。

    沉惜稍一不注意, 此人便会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身边。

    她也不做什么, 就是用那双眼睛注视着沉惜, 唇角上扬, 好像沉惜就是她的整个世界一般。

    譬如此刻,沉惜只是与同僚说了几句话的功夫,御景就已经坐在她的案上,这不像话的天帝伸直了腿, 双手举过头顶, 打了一个哈欠。

    她垂眸与沉惜对视时,眼中光芒闪动。

    笑了一下。

    一旁的同僚眨了眨眼,忽问:“这……啊,是陛下本尊么?”

    御景答:“自然是我。”

    同僚执笔的手顿了顿, 话在喉中滚了滚终是没能说出口。

    御景看她一脸难色, 笑道:“不必行礼啦, 你们这的规矩我是知道的。只要你们别将我这门外汉赶出去就好。”

    “岂敢、岂敢。”同僚连忙道。她自以为隐蔽地看了看两人, 又规矩地垂着眸继续工作。

    耳朵却竖了起来。

    沉惜看了眼御景, 发现她对此适应良好。

    御景反而对着沉惜催促道:“仙子干看着我作甚?好好做事才行。”

    行吧。

    沉惜无言以对, 于是又抓起笔来。

    御景从上方看, 目光落在沉惜的发簪上。

    “这个发簪, 是我送的——”

    沉惜的笔一停, 她笑了笑。她将自己的慌乱藏得很好。平心而论,她对这个御景虽然好奇,但并没什么深入交流的意思。这个世界的自己似乎对御景的追求避如蛇蝎,她不能添麻烦才是。

    ——只是这发簪实在对她胃口。

    “啊, 不是。不是我的。”御景凝眸看了片刻,又改了口。

    沉惜若有所觉地抬头。

    御景回以微笑。

    暴露了。

    “坐。”

    天帝御景行至琼树之下,也不拘束,一骨碌坐下了。

    “嗯?怎么啦?”

    她的笑容毫无阴霾,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沉惜却不肯接近,这是她最基本的警戒意识。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她有些迷惘地问道,“我想——方才之事并非临时起意吧?”

    御景却问:“仙子不坐下么?”

    若是她的御景,此刻想必已大方躺下,只随她爱怎样就怎样了。

    沉惜垂着眸打量御景。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沉惜问。

    御景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我就是御景啊……怎么,仙子不肯认了么?”

    沉惜看着她嘴唇一张一合,疑心是她在骗自己。可眼前一切确实做不得假。她于是问:“是你将我召来此处的么?”

    “怎么说?”御景颇富兴味地问道。

    沉惜却闭口不言了。

    御景却拉住了她的手。沉惜下意识地想要抽回,她实在对御景没有太多防备——那层警惕就似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且两人实力并不能同日而语。御景真想拉她的手,她有什么法子呢?

    最重要的是,御景正用她那双寒星似的眼看着她。这平日里纯然又清明的眼一旦泛起绵绵柔情,其威力确实不可小觑。沉惜从前就常被御景的诚恳模样骗得七荤八素,如今换了个御景还是一样的壳子,虽然没有那般震撼,但也令沉惜无可避免地软了心肠。

    御景愉悦地勾唇笑起来。

    “先前还未问过仙子平时爱吃什么菜、爱穿什么颜色的衣裳,如今倒是有了闲暇。”她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动物求偶一般的信息。

    沉惜僵了僵:这个御景是不是做了太久天帝憋坏了?

    她在梦里随心所欲地活了太久,已不大克制情绪。她心里这样想着,也就这样问了出来:“陛下……”

    她欲言又止。

    适时地尴尬,又适时地透出疏离。

    御景自然也有法子。她叹了一口气,松开沉惜后幽幽道:“是了,想来不论是哪个世界的沉惜都不会对我另眼相待。也是——我这么一把年纪,早就不该再有什么别的心思。”

    她哀怨又失落:“是我太专横了。”

    这样的计策只对傻瓜有用。

    沉惜不傻。

    但她眼前这个到底是御景。

    她组织了一下语言,道:“并非是沉惜不愿与陛下谈天,只是我想……这些事都不该由我来告知。若是原本的沉惜回来,陛下再同她一一陈情,这岂不也是一件逸事?”

    御景道:“你说的是。”

    “只是她相当怕我,只怕我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她幽幽道,“我本也不奢求什么的,只想多看她几眼,因此将她调到了身边做侍女。可她是何等聪慧的女子?她那样刚烈,直接问了我缘由。”

    沉惜有些想笑,顾忌着眼前人的面子,问道:“而后呢?”

    “嗐,我原本已在构思着表白之事,当时却脑内空空,只问她要不要与我云雨——”

    “哈哈哈哈哈哈。”

    沉惜:好家伙,这个天帝比御景还虎。

    御景看了一眼沉惜,有些郁闷地说道:“我从前哪里管的上这些,我年轻的时候大家都是这样问的。云雨一番之后若是彼此契合,便可收拾一番同吃同住了……”

    沉惜笑容一滞,显然她回想起了御景对结契一事漠不关心的态度。

    她一度为此暗自神伤许久,后来才逐渐想开。

    眼前这个御景活了这许久还记着上古的风俗,想来她家里的那个也是同样。

    难搞。

    “沉惜她觉得自身受辱,明面上应下了,还……还同我约下时间。夜里却独自逃了。”御景说到此节,有些挫败又觉得沉惜可爱,“我当时批完公文在沐浴,擦了身子准备叫她停下,谁知她就化了原型。”

    “接着,你便来了。”

    御景说着,又用热切的目光看着沉惜。

    她道:“我同她能否顺利,全看仙子是否仗义相助了。”

    沉惜想说你这样的水平连她家的御景一半都比不上,将小花仙吓跑了是完全不冤的。

    罢了罢了。

    沉惜在御景身边坐下,开始同她分析。

    “一般我这样笑,”她演示了一下,“多半是在心里嫌弃你傻。”

    御景认真地看了看,不忘纠正:“我这样的叫作大智若愚噢。”

    沉惜又笑了笑。

    “这样就是想揍你了。”

    御景诧异道:“这……你的拳头没什么威力,不如叫我自己打几巴掌。”

    沉惜:……没救了,埋了吧。

    她又同御景絮絮说了许久。

    到最后她也失去了信心。

    谁规定在别的世界相爱的两人在这个世界就一定也会是爱侣呢?

    沉惜自暴自弃地想:若是此后这世界的自己再不东西,真的变成强取豪夺的剧情也未可知啊。

    这个御景对自身的实力更加自信,背负的责任也更多,甚至脾气也没有她的那个好。

    沉惜说着说着,就开始怀念她的御景来。

    眼前的天帝御景尚且不知道自己被嫌弃了。她虽然实践不大拿得出手,却在理论上常常能举一反三。

    “若是沉惜这样呢?”她摆了个鬼脸,“哈哈哈哈就是这个很丑的表情。”

    沉惜:……

    忽然天边传来一声轰鸣。

    原本祥和沉静的天幕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从缝隙中探出一只不知名金属制成的大手。

    御景笑道:“看来我借用你的时间太长了。”

    沉惜也站起身来。

    “要怎样做?”

    “仙子不必忧心,若是你的神魂无法离开的话,我绝不会像现在这般悠闲自得。”

    沉惜忽然想到一事,她拉住了御景的袖摆。

    御景有些受宠若惊地问:“仙子莫非舍不得我了?”

    沉惜无视了她的问题,道:“你……喜欢做天帝么?”

    她原本在想两个御景哪个更强的问题,可这个问题却不可避免地牵扯到天帝之位的归属。

    御景笑容缓缓地消失了。

    那种孤僻的、疏离的感觉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

    “不喜欢噢。”她的声音轻而柔,却像是带着某种恶意一般,“所以一定要找个人陪我才行。”

    御景的目光锁在沉惜身上。

    从前也有这样的事。御景放出气势来,装作恶劣的模样——就像是在撒娇一般。

    沉惜眼睛眨也不眨,只道:“她会陪着你的。”

    那压抑的氛围被一扫而空。

    “……那就借仙子吉言了。啊……我原来是这样毫无耐心的人么?”撒娇的某人却突然晃了晃身子,再抬首时却笑起来。

    “沉惜。”她简短而轻松地唤道,“过来。”

    “什么?”沉惜眯起眼睛,看向那笑容灿烂的御景,她忽然意识到了问题,“你是——”

    “是你最喜欢的御景!”剑仙抱住了她。

    然后轻轻啄了啄她的唇。

    这沉眠了许久的两人重逢,其形势不亚于干柴烈火。好在沉惜理智尚存。她掐了一把御景的腰。

    御景撇了撇嘴。

    “沉惜你恰我作甚?莫非真的爱上这个世界的我了?”

    沉惜又气又觉得好笑。

    她垂着眸温柔道:“你是不是忘了,如今这两具身体,都是她们的。”

    御景:……失策!

    她愣了愣。

    突然脸红起来。

    天帝御景已在识海中抗议。

    御景充耳不闻。她眼珠子一转,指着远处的裂缝道:“沉惜,我们走!”

    她把沉惜抱得十分牢靠。

    作者有话要说:(前方高能,请天使们确认自己能接受这个结局再观看噢)

    ↓

    ↓

    ↓

    ↓

    ↓

    ↓

    ↓

    ↓

    ↓

    ↓

    ↓

    ↓

    ↓

    沉惜看了眼那已塞了半个脑袋进来的金属巨人。她不解地问道:“这是?”

    “是莱绨星系的大科学家新制的机甲哦!”御景道,“它可棒啦,不仅能撕开天界的阵法,还自带神魂剥离装置,最重要的是——”

    她用手比划出一个大大的圈:“它!很!帅!”

    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名词从御景的嘴里蹦出来。

    沉惜沉默了许久。

    很久之后她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御景已带着她来到了这巨人面前。

    “可是……我们神仙,为什么会有鸡……鸡假呢?”

    “世事变幻,沧海桑田,即使是神仙也不能豁免。沉惜你睡这么久,可不能把脑袋也睡僵了!”御景有些严肃地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

    “好了好了,快随我来,我们的目标是——”

    ----------------------------------------

    好啦,番外也完结了!

    其实这个机甲结局我前面有铺垫过,认真的!神秘侧衰落了当然就要发展科技!那么直接快进到星际时代也很正常!

    天使们不能接受的就当那个巨人是某种神兵叭,因为御景担心打不过天帝的自己,所以使用的特别武器!嗯!叭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