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火遍全球的刀子精

    时至今日,琴酒依旧在思考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个地步的。

    一开始他是黑衣组织的一名杀手,每天不是在处理组织的叛徒,就是奔波在处理组织叛徒的路上。

    做杀手的日子黑暗又充实,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天天都有杀不完的叛徒。

    因为工作实在是太多,当时的琴酒很少有时间怀疑组织是不是个有前途的组织。

    然而现在的琴酒可以很肯定的说——就这种垃圾组织,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前途可言。

    说真的,如果整个组织就只有他这么一个可以信任的杀手,就他忙到飞起,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那这个组织真的是太令人绝望了。

    更何况,组织漏成这样,确定这不是什么所谓的卧底培训组织么?

    当然,还在组织的时候,琴酒并没有点亮吐槽这个非常实用的技能。

    学会吐槽还是他在接了那位先生给他的任务之后。

    同时也是这个任务改变了琴酒的命运轨迹。

    在刚刚接到任务的时候,就连琴酒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的人生竟然会扭曲成现在这幅鬼样子。

    话说,当时他到底是怎么出道的来着,好像自然而然的就成了这样呢

    琴酒一边在飞机上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一边回想着自己一路走过的心路历程,觉得人生真奇妙。

    “黑泽先生,你在看什么?”就在琴酒刷手机刷的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的经纪人兰堂凑过来问道。

    兰堂,一个在三伏天都会穿着大衣的法国人是如今琴酒的经纪人。

    比起当年应聘经纪人这个位置的琴酒,兰堂这个经纪人显然要合格很多。这次的行程也是兰堂安排的,如今他们的目的地是某个拥有自由女神像的国家。

    “不,没看什么,花边新闻而已。”琴酒大大方方的把自己的手机交给了兰堂。

    是的,琴酒刚刚在看的就是花边新闻。

    因为现在是男团团长的原因,一直都非常敬业的劳模琴酒非常关心自己事业的发展。

    在琴酒的带领下,这个团体先是在横滨这个小地方火了起来,后来火遍了整个国家。后来因为某次出差去隔壁见曾经的彩虹之子风先生,所以男团火出了过,直接火遍整个大洲。

    现在一个大洲已经不够他们祸害了,他们直接火遍全球。

    在这个颜即正义的时代,只要女孩子们想看到的帅,他们男团全都有。再加上男团的大家各有才艺,不火才是没天理。

    当然,促使琴酒留在这个非常有前途的组织里的还有另一个原因。

    “黑泽先生,这是今天我新做的布丁,在出发之前冰起来的,现在应该刚刚好。要不要尝一下?”

    正在琴酒和兰堂说话时,本丸大厨烛台切光忠端着一盘看起来就非常诱人的布丁走到两人面前。

    琴酒根本没有办法拒绝任何来自烛台切光忠的料理。

    于是他从托盘上拿了三份布丁。一份给了兰堂,另两份他自己留下享用。

    “鱼冢三郎那份我替他拿走了。”鱼冢三郎也就是琴酒永远的小弟伏特加的化名。

    作为一个好大哥,琴酒决定让伏特加控制一□□重。

    任劳任怨的小弟伏特加哭晕在飞机的厕所里。

    因为已经是网络时代的缘故,帅哥出行的消息一在网络媒体上发出,就引来了各方面的关注。

    对此最为关心的当然是官方组织。

    曾经在酒厂代号黑麦威士忌的赤井秀一就是关注这个男团的人之一。

    一方面关注黑衣组织是他的职责所在,另一方面他曾经在这个组织里卧底过。

    或许别人不知道黑衣组织的可怕,但是打入过组织内部的赤井秀一却深知这个组织的可怕之处。

    虽然没能调查清楚这个组织的首领到底是通过什么手段网罗了大量的人才,但是赤井秀一知道这个组织的深不可测。

    别的组织,无论是里世界的龙头老大彭格列也好,还是盘踞在横滨的港黑也罢,一个个都有他们固定的地盘和可以预知的目的。

    但是黑衣组织不同,这个组织就像是隐藏在迷雾之中,就连组织的大部分成员都不知道这个组织的首领到底目的为何。

    直到离开组织,赤井秀一都没能调查到他们的目的。

    所以当组织的核心成员之一的琴酒疑似出道之后,赤井秀一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个阴谋。

    赤井秀一曾经和琴酒交手过。

    他深知这个男人骨子里就流淌着黑色的血液。他是冷酷的化身,哪怕是对同属组织的成员,也能毫不犹豫的下手。

    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琴酒会出道都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所以在听说琴酒要来他们国家的时候,赤井秀一的神经都紧绷了。

    在大洋彼岸搞破坏也就罢了,竟然还想到他的地盘来搞破坏?到底是他赤井秀一提不动刀了,还是琴酒飘了?

    反正赤井秀一不觉得对方是真的来参加演艺活动的。

    但是事实有时候就是这么难以置信。

    现在的琴酒不仅热衷于演艺事业,甚至还准备在演艺圈里发光发热。

    在赤井秀一赶到现场,准备随时制止黑衣组织可能进行的违法活动时,他看到的是从飞机舷梯上下来的一众人员。

    为首的就是一头银发,神色冷酷的琴酒。

    在琴酒下飞机的时候,围在现场的男男女女们都兴奋的大声惊呼,一副死而无憾的模样。

    就在赤井秀一眼神死的看着疯狂的粉丝们,觉得世界变了的时候,他一转头看到那边从舷梯上下来的琴酒脸上扯出了一个狰狞的微笑,看起来像是要杀人。

    但是哪怕笑成这幅鬼样子,大部分人都没觉得害怕。他们甚至还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一副即将心肌梗塞的狂热粉丝模样。

    “啊,黑泽先生!”

    “长谷部先生真的是太帅了!”

    “妈妈的药研呢?”

    与此同时还有为数不少的粉丝们嘴里念叨着自己的偶像。

    天知道这些女神像脚下的居民平时到底都是什么外语水平,但是在追星的时候,所有的语言障碍好像都被爱克服了。

    赤井秀一只感觉累不爱。他强迫自己把目光投注到琴酒身上,试图不被这些狂热的追星者们所影响。

    在赤井秀一看向琴酒的时候,琴酒也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之中,看起来像是路人的赤井秀一。

    如果琴酒还是组织的杀手,那现在他无论造成什么破坏,都要将赤井秀一这个叛徒格杀当场。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是组织的杀手了,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明星,而且还是一个带领着一队花样美男的明星,所以在见到赤井秀一的时候他不仅没有动手的想法,甚至还觉得有点好笑。

    当年在东京遇到波本的时候,波本也是这样便秘的表情。那个表情琴酒想起来都觉得愉悦。

    当这个表情出现在赤井秀一脸上的时候,琴酒当然更愉悦了。

    比起没什么交集的波本,当然还是老对头想上不能上的模样更能让人身心舒畅。

    隔着老远,琴酒递给赤井秀一一个“有本事你来打我啊”的挑衅眼神。

    赤井秀一当场气结。

    虽然他明确的知道这个男人就是琴酒,甚至这个男人已经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他的地盘上,但是他还真的不能动手。

    且不论琴酒疯起来到底能造成多大的破坏,就单纯只是因为黑泽阵这个人,他就已经不能动手了。

    黑泽阵已经是火遍全球的大明星了,身上的履历也清清白白的和白莲花一样。要是贸然抓人,他第二天就能被上司叫去办公室喝茶。

    并不想和上司一起喝茶的赤井秀一只能憋着。

    现在他就希望琴酒是真的来他的地盘搞事情的,这样他只要盯住琴酒,就能出这一口闷气。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赤井秀一简直绝望。

    “三日月先生,这边这边。”赤井秀一的前女友,同为官方组织一员的朱蒂·斯泰琳“咔嚓”一声,拍了一张刚下舷梯,看起来有点没太睡醒的三日月宗近的美照。

    在拍到照片的时候,这位搜查官兴奋的原地转了个圈。

    如果说一开始赤井秀一只是一般的感觉不好,现在他是真的感觉太不好了。

    到底是他太冷静,还是这个世界太疯狂?这个男团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谁都在追?

    “我们现在还在任务中”

    眼看着前女友朱蒂拍完一张照片还想拍第二张照片,为了在任务结束之后不被上司直接发配到西伯利亚,赤井秀一提醒了一下身边兴奋过头的朱蒂。

    赤井秀一的好心举动并没能让朱蒂住手。相反,朱蒂一边拍着照片一边对他说:“秀一你还不知道么?黑衣组织已经不存在了,是公安降谷零那边的消息。”

    降谷零,代号波本,虽然看起来也是组织的一员,但是事实上也是一个卧底。

    在他发现黑衣组织最近什么动作都没有之后,他去确认了一下组织的情报,不知应该是惊喜还是惊吓的发现整个组织都没了。

    但凡是组织的成员,一个个好像不是回了官方,就是彻底跑路了,反正没一个继续留下为黑衣组织效力的。

    显然,失去了琴酒这个劳模之后,酒厂终于倒闭了。

    最后他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各个国家的情报单位。

    但是他通知了其他人,唯独漏过了和他有点过节的赤井秀一。

    也就是说,所有人都知道酒厂倒闭了,就赤井秀一不知道。

    “我还是和其他同僚们抢了一番才抢到的这个机会。”似乎是觉得赤井秀一怀疑人生的程度还不够,朱蒂再补一刀。

    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做出在出任务的时候追星这种举动?当然是因为酒厂已经倒闭了,现在他们对酒厂剩下的成员基本是观察,而不是剿灭的态度。

    赤井秀一愣在原地。

    果然是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了吧,他怎么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呢,酒厂就倒闭了?

    后来秉持着研究的态度,赤井秀一认真观摩了所有男团出道以来的视频。

    不得不说,除了琴酒这个人比较碍眼之外,整个男团还是特别能打的。而且每个都有自己的特色,那个颜值简直突破天际。

    尤其是三日月宗近,那堪称盛世美颜的脸简直挑不出任何一丝瑕疵。

    于是赤井秀一也加入了朱蒂的队伍,成为了男团的一名忠实粉丝。

    就,真香。